新格格党 > > 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娱乐圈] > 第35章 皱巴巴的t恤正躺在那里。
    丁别寒在沉默。

    丁别寒在凝固。

    只有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如燃烧的火焰般清晰。

    ——无论这没有鬼气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都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虹团成员酒店的衣柜里,居然藏着一只手!!

    “小丁。”见丁别寒始终没有回应, 刘哥大声道, “找到巧克力了吗?”

    “……找到了。”

    丁别寒从来不知道,说出一句话居然需要这么大的勇气。

    丁别寒低下身, 额头冒着汗。他试图以最谨慎的姿态从那只手中抽出巧克力。然后……

    “半遮半掩的, 里面不会藏着什么其他的违禁的东西吧?”助理又大声地念出了一条弹幕, “比如情/色杂志……”

    “有道理啊, 小丁开柜子开到一半就不动了。是在帮着藏什么吧?”

    丁别寒:……

    那只手带着巧克力缩了回去。

    “你们怎么凭空污人清白?藏什么?我们有什么好藏的?”池寄夏大声笑着,向这边走来, “小丁,你赶紧打开柜子让他们看看……”

    说着,他抓住柜子的一边, 可丁别寒的力气很大。他抓着柜门, 坚定若磐石:“不……”

    然后他就看见易晚走到了另一边。

    并拉住了另一边的柜门。

    丁别寒:“……行。”

    “丁哥。”易晚黑白分明的眼睛单纯地看着他, “你就打开给大家看看吧。”

    “就是,让他们好好看看我们柜子里藏了什么!”池寄夏说。

    丁别寒震惊于池寄夏的自信、又或是一无所知。

    易晚和池寄夏一左一右, 一人拉着柜门的一边, 脸上带着意图证明自我的诚意。丁别寒站在柜子中间, 觉得生活重若千钧。

    池寄夏:“丁别寒, 你抵着门干什么?”

    易晚:“丁哥, 咱们打开让大家看看吧。”

    丁别寒肱二头肌突起、和里面那双手一起抵抗着两边的巨力:“真的不……不……不行……”

    探查与被探查的角色像是一瞬间反了过来,所有的观众都没有想到, 居然会有这样的反转。

    “小丁到底为什么不让人看里面啊?”

    “就是啊, 小池小易都让他打开了。”

    两人在拉, 丁别寒在合。节目效果一时拉满, 刘哥笑容狂放,池寄夏笑容爽朗,易晚笑容安详。

    只有丁别寒笑不出来,他看着衣柜中那只手,觉得他们像是两个在冰天雪地里、靠着燃烧彼此的体温拥抱求生的孤儿。

    柜门颤动着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眼看就要被打开。在一顶漆黑的头发出现的同时……

    门外,突然传来了警报声!

    “酒店着火了!”

    欢乐的直播间变成了惊悚剧场。刘哥脸色大变,一手抄着池寄夏、一手抄着丁别寒就要跑路。助理拽着易晚紧随其后,临走时,丁别寒脚尖一勾、勾上了衣柜门。

    走廊里弥漫着报警器的烟雾,几人没来得及松口气。刘哥便听见易晚道:“糟了,我的绿植还在里面,我想回去,咦……”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找绿植!”刘哥尽管这样说着,也下意识地随着易晚回头望了一眼。

    然后……

    “这tm是谁!!”

    刘哥回头就看见一名黑衣男子由池易的房间中夺门而逃的一幕。男子身材修长、没有回头,随着走廊的烟雾向着另一边跑去。一句“完了”出现在了丁别寒的脑袋里。

    完了!!

    “我们房间里藏了个人!!”

    手机忠诚地录下了这段音频,直播间瞬间爆炸。刘哥大声喊着安保,安保速速赶来。为首的保安队队长擦着汗道:“没、没火灾,警报器出故障了……”

    “……没火灾就好。那人呢?!快去抓人,我们的房间里藏了个人!!一个……”

    “私生饭。”有人补充了一句,声音很像易晚。

    “对,私生饭!”

    易晚站在靠墙角的位置,轻轻地向外出了一口气。池寄夏站在他的旁边,擦汗道:“我们房间里是什么时候进来人的?易晚,刚刚要不是你回头,我们连屋子里进人了都不知道……”

    “是啊。”易晚道,“真是太可怕了呢。”

    ……

    喧嚣、热闹、抓捕的声音被关在了房门之外。喻容时关上门,回头冷淡地看向坐在自己沙发上的蠢弟弟。

    他的表情温和,可任谁都能看出他如今心情不太好。

    早知道喻其琛性格的他原以为能够靠pdf把喻其琛挡在剧组之外,可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喻容时觉得自己有点胃疼,需要枸杞的养护。

    喻其琛捂着脸。在喻容时开口前,他羞愤欲绝道:“不要骂我,不要和我说话。”

    “哦,那我说点好的吧。”喻容时于是态度温和道。

    喻其琛:“什么好的?”

    “你马上就要在网上火了。”喻容时道,“还有,你在拿着什么,放开它。”

    喻其琛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握着一件属于易晚的t恤。喻容时要将它从弟弟的手中抽出,却听见喻其琛道:“老哥,那个诡兰真的邪得很,易晚这个人也邪得很啊!”

    “嗯?”

    “碰那盆诡兰时,只要有一点负面的想法,都会被放大。他之前那个叫姜北的队友不就是这样的么?而易晚他却没有一点异常的反应,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喻容时:“那你呢,你是什么想法被放到最大了?”

    喻其琛:……

    喻容时低头,他看见喻其琛正用力地抓着那件属于易晚的t恤,像是抓着什么救命稻草。

    喻容时:??

    “我也不知道。”喻其琛恍惚地说,“但请不要把这件t恤从我的手中夺走……”

    喻容时:……

    他看着喻其琛,心情有点迷惑。

    喻其琛到底被催发了什么感情?

    喻其琛握着t恤,仿佛握着整个平静的心灵。喻容时看着他安详的表情,头一回地感觉事情超出掌控、完全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

    “……算了。我之前告诉过你我会用别的方法处理掉它。但现在,你已经被它‘标记’了。”喻容时凉声道,“如果不进行特殊处理,解决掉你这个烂摊子,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

    喻其琛卑微道:“我知道,我会一直被它影响。”

    “嗯,你又给我找了个点事干呢。”喻容时温和道。

    门外的搜查声终于回归寂静。喻容时开门,找了个安全通道把喻其琛放出去。

    一路上,喻其琛听见剧组人的声音。

    “听说酒店里居然进了个私生饭啊!”

    “还藏在衣柜里,好恶心!!”

    “之前剧场那里就说要防着私生饭来踩点了,没想到千防万防,人家跑到酒店里来了。”

    喻其琛硬着头皮,羞愤欲绝。在他终于平安离开剧组、并等待出租车时,喻容时戴着口罩安慰他:“没关系,就当是增加追星的初体验,呵呵。”

    喻其琛:……这句笑太嘲讽了。

    “诡兰的事……”喻其琛干巴巴道。

    “一周后我再帮你处理。”喻容时凉凉道,“你该吃点教训了。”

    喻其琛:……

    “哦,不过老哥你确定你能处理掉它么?在面对它时,人一点欲望都不能有。什么爱啊,恨啊,欲望啊,性啊……”喻其琛说着,看见喻容时表情没有变化,“算了,我差点忘了,你是个28岁的变态老处男。”

    这句话显然对喻容时没有任何伤害性。喻容时悠然道:“在这个世界上,比那种事情有趣的事可多得是了。”

    喻其琛:“我怀疑你有问题。”

    喻容时表情慈悲:“一切随缘,修身养性,万事皆有行进的规律。莫生气、莫强求。养生点、活得长久点,才能看到更多好戏。”

    喻其琛:……

    “你最好回去好好反思一下。”喻容时悠闲道,“我会和局长好好说的。”

    喻其琛带着被雷劈过的表情坐车走了。喻容时回到酒店,叹息一声。

    这下是真的要想办法把那盆诡兰带走去处理了。他想。

    他走出房间时看见一群警察正在紧急赶来。为首那人喻容时认识,是喻其琛在警校时的熟悉的同学。同学长得一脸凛然正气,他站在易晚的经纪人刘哥的身侧,点头道:“把拍到的背影给我看看,我们会对此进行处理……”

    刘哥感动地点点头,把那人模糊的背影照片拿给了他。

    画面一时间有些秋风萧瑟、洪波涌起。喻容时站在墙边,觉得喻其琛同学此时的表情很有趣。他于是拿出自己的手机,随便地拍了一张,发给喻其琛。

    正在这时,他看见了站在墙边的易晚。

    易晚站在墙边,也在玩手机。他的高冷队友看起来像是吃了糟糕的排泄物,他的慵懒队友此刻正拥有着一张处于迷茫中的脸。唯独易晚的表情安详又冷静,像是一切都与他无关。

    这次应该真的和易晚无关了。喻容时想。易晚这下算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喻其琛这件事办得……

    他想起秦雪心之前的邀请,觉得或许在处理诡兰之前,他需要先向易晚发出明天一起去拍卖会的邀约。

    两名队友先被带走到隔壁空房间去问话了。下一个是易晚。刘哥正在和易晚说话,转头看见喻容时,连忙和他打招呼。

    “没事,你们还要等一会儿吧?我房间在旁边,来我这里坐着等吧。”喻容时道。

    “易晚,你去吧。我要去个厕所。”刘哥说,“刚才喝了瓶水,憋死我了……”

    刘哥走了。易晚说:“谢谢喻老师。”

    “不客气。”喻容时道。

    他看着易晚乖巧的模样,觉得有点愧疚。

    他带他到房间里坐下,又给他倒了杯热水。喻容时转身时,却看见易晚正盯着他的床看……

    喻容时:?

    他将目光挪过去,看见一件皱巴巴的t恤正躺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