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我真的只是想养老 > 第54章 第 54 章
    第二天傅子斬是被电话吵醒的, 遮光的窗帘隔绝了刺眼的阳光但隔绝不了铃声的吵闹。

    他手指在床头摸来摸去,几秒钟后响起了略带沙哑的声音,“谁呀?”

    一听就是没睡醒, 连来电人都没看。

    那头的蔡斛被这声音噎了一下:“我!几点了都?老大爷们早早的就起来锻炼身体了”

    言下之意……你这个伪退休人员不应该向老爷子们看齐吗?

    傅子斬佯装听不懂:“我身体很好,不用锻炼”

    手机那头又被噎了一下:“我觉得你需要,出来给我开个门!”

    “???”

    “你大清早来我这干嘛?”

    蔡斛看着手机上快十一点的时间:“……”

    他突然有点不认识大清早这三个字了。

    蔡斛语气幽怨:“我来蹭空气, 你这空气质量好。”

    人睡在这里睡眠都变好了,可不就是空气质量不错么?

    傅子斬直接挂了电话爬起来,遮光窗帘一拉开,房间瞬间变得有点刺眼。

    拖鞋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音, 一路走到门口。

    门打开果然站着他家经纪人。

    傅子斬让出进门的位置:“早啊”,清朗的声音还带着点点睡意。

    蔡斛无奈, 自顾自地换了拖鞋进门。

    沙发上, 两人对立而坐, 傅子斬窝在一边醒觉,一分钟, 两分钟……

    “???”

    “你真来蹭空气啊?”

    蔡斛起身很熟练得给自己倒一杯水:“也没有,顺便想欣赏一下你的睡姿。”

    傅子斬:“……”

    他家经纪人果然又变态了。

    连识海里的不三不四都看不过去了, 附和了一句:“他好变态!”

    傅子斬很是赞同:“嗯, 可能是又吞了几个黑.道少爷。”

    他说完挪动了一下身体,从半卧着变成了背靠着。

    蔡斛撇了几眼,才问道:“睡醒了?”

    傅子斬叹了口气:“您说……”

    有话好好说, 别变态!

    蔡斛喝完一杯水, 又去给自己接了一杯, 看得傅子斬眼角直抽。

    破案了, 是来蹭水的!

    蔡斛把手里的一次性杯子扔掉, 脸上这会倒是心平气和了不少, 仿佛刚才那些冷哼都只是因为太渴了心情不好。

    他开口,“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个作词作曲的活,想来问问你的想法”

    沙发上穿着睡衣的人身体坐直了一点,语调上扬:“噢~”

    “什么价呀?”

    蔡斛:“……”

    “你不先问问是谁吗?对方有什么要求吗?”

    他有时候真的怀疑,他家艺人是不是小时候穷怕了,所以才掉到钱眼子里。

    为了防止真的把自家经纪人刺激变态,傅子斬很是自然的改口,顺着对方的话说:“那是谁呀?”

    蔡斛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里面带了一点无可奈何,而后才说道:“余力,他经纪人跟我是大学同学,前段时间就找到我了”

    实际上,前段时间找他的人真的不少。

    温汁专辑一出,那作词作曲栏上湛言这个名字也随之小火了一段时间。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网友们只是好奇的谈论谈论,没有结果热度自然就下去了。

    但是很多圈内人想法就不一样了,精明的算盘打得叮当响。

    要知道曾经大火过后现在逐渐淡出大家视线的艺人不在少数,圈里资源总共就那么点,狼多肉少,又有前赴后继的新人喷涌而出,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辈数不胜数。

    想翻红又谈何容易,一个两个都在瞄准机会寻找出路。

    然后看看让他们看到了什么,一个现成的翻红例子出来了,找的制作人还不是圈里那些叫得上名号的能人。

    可是圈里查无此人又怎么样呢,人家实力摆在那里,从那个时候起有些非创作型歌手就开始蠢蠢欲动,四处打听。

    可惜……两位当事人嘴巴严得跟喝了几大桶胶水一样。

    -

    傅子斬听到自家经纪人的回答在脑袋里短暂的搜索了一下,并没有找到相关的记忆,他干脆拿出手机查了一下,不懂就问,搜索引擎万能!

    蔡斛回忆起前段时间的种种又看了看沙发上拿着手机捣鼓的人。

    年轻人姿态慵懒,刚睡醒的头发随意耷拉着,不修边幅的模样很是随意却又不显邋遢。

    年轻的脸庞上全是青春的气息,精致有活力,可偏偏整个人又洋溢着老年的气息,好似什么都不在乎,什么不想争取,只想安安稳稳过个小日子。

    从专辑上写的匿名开始,他就知道,人家应该不想被过多打扰。

    作为当事人,应该不会不明白,拿出来的作品质量意味着什么,那是可以跟圈里叫得上名号的大拿比拟的存在。

    可是对方却选择了低调。

    蔡斛叹了口气,他家艺人有很多秘密,他不想去深究,现在这样就挺好。

    虽然他还是有点不甘心,可皇帝不急太监急又有什么用!

    傅子斬一目十行的扫完了余力的资料,在他了解客户的时间里不知道自家经纪人心里已经百转千回了。

    他啧了一声,这余力可比温汁糊多了。

    选秀出来的冠军,可好像是……出道即终点。

    出道后的那段时间小火了以后,一直沉寂到现在,期间也自己出过专辑,只不过都是查无此歌的状态,连一点火花都没有激起,仿佛大海里落下了一颗指头大小的石子,只有这些年还剩下的点点死忠粉溅起了小小的水花。

    而且对方自身条件也并没有温汁优越。

    蔡斛等对方放下手机才说道:“你可以先考虑一下,不着急”

    傅子斬神态懒洋洋:“没什么好考虑的,钱到位就行”

    蔡斛:“……”

    “再见吧!我先回公司了”

    傅子斬目送着突然起身的经纪人:“你来就为了说这个?”

    两句话的事情打电话不香吗?

    蔡斛头也没回:“我只是路过。”

    随着他的开门声,身后又响起了一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哈~”

    人就不用见了!

    麻烦!

    回应傅子斬的只有关门的声音。

    -

    接下来的两三天傅子斬都在家里研究余力,从他出道的视频到后来没有溅起水花的专辑。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人家爱得深沉呢,只是……对钱爱得深沉罢了。

    一连两三天他都没有出过门,中间小徒弟倒是来过消息,问要不要再去四合院那边玩。

    傅子斬婉拒了,他要给自己挣退休金,也让那个小娱记休息一下,跟着一路多累呀,看他多善解人意!

    忙碌的时候就是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看到胡爷爷的微信才想起来,是不是要给他介绍戏来着。

    不过也有可能对方就是随便说说,即使想起来了这件事情,也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就忘记了,丝毫没有在意。

    直到……

    四天后的早上,他被巨大的敲门声叫醒。

    那敲门声一声一声透着急切,不知道的还以为鬼子进村了。

    傅子斬在床上烦躁的滚了一圈,等他有钱了,他就要买一个隔音的门,任你天摇地动山崩地裂室内都稳如泰山的那种。

    那声音还在继续,傅子斬无奈起身,面无表情的拉开了门。

    他还没说话,门外的经纪人率先开口:“大中午了你怎么还在睡?”

    傅子斬看了看墙上将将七点的钟,“……”

    他可能是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睡傻了,不然他怎么理解不了大中午这三个字了呢。

    蔡斛手里死死拽着手机,仿佛里面有什么宝藏一样!他从傅子斬身侧挪过,径直得走向室内。

    他脸上带着激动,激动得看起来像是大清早出去喝了假酒,语气也很是兴奋:“你知道我刚才接到了谁的电话吗?”

    傅子斬把门关上后转身,整个人有点有气无力:“不知道……”

    他只知道被吵醒很困。

    他刚往沙发上半卧一个抱枕迎面而来砸到了他的怀里。

    “别睡了,清醒一点!是天大的事情!!!”,扔抱枕的人声音很不淡定。

    空空的胃迎面遭受一击,傅子斬抱着抱枕嘴角溢出了一声低吟。

    “……”

    差点工伤了!

    经纪人这么暴躁可以申请换一个么?

    在他思考换经纪人之际,他对面的人扯着嗓门声音老大:“是陈明元啊!我的祖宗!陈明元团队今天早上给我打了电话!说有一个戏问问你的想法,想接洽一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的天!那可是陈明元!!!”

    有些人大清早就开始思维混乱了,一句话翻来覆去说,看得出来很兴奋了!

    傅子斬一下抓住了重点:“今天早上?上班这么早啊?可真辛苦!”

    蔡斛:“???”

    兴奋的表情一下顿在了脸上,肉眼可见的冷静了不少:“你不知道陈明元吗?”,冷静的瞳孔里带着不可置信!

    傅子斬缓缓转头看向自家经纪人,然后起身拿出了手机,他查一查就知道了。

    别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他只是没刻意去了解过,反正也在这待不了多久,了解那么多干嘛呢,徒增烦恼。

    蔡斛一看这动作就知道什么情况,眼神仿佛在说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无语过。

    傅子斬对那眼神无视得很是彻底,半靠在沙发上在词条里输入了陈明元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