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我真的只是想养老 > 第55章 第 55 章
    陈明元其人整个圈子里估计没人会不知道他的名号, 当然除了傅子斬这种事不关己的人。

    陈明元这个名字就代表了热度,代表了质量,代表了奖项……

    是整个大荧幕上当之无愧的王者, 作品所获得的奖项不仅仅是国内, 在国外那也是榜上有名。

    很多大流量明星挤破脑袋也想在里面留下自己的一帧画面,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

    也难怪蔡斛震惊了!

    傅子斬从陈明元简介页面退了出来, 直接打开了微信找到了胡爷爷的聊天框。

    如果不出意外就是胡老爷子介绍的没跑了。

    当时人家随意一说, 他也就随意一听, 谁知道整出来一个这么大的, 这礼……

    未免有点过重。

    傅子斬很有自知之明,看他家经纪人震惊的程度就知道了, 陈明元这个级别不是他现在够得上的。

    他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给胡老爷子发了几条信息过去。

    消息刚出去,对面秒回, 不愧是退休老年人的作息。

    寥寥几个字, 传达的大意就是……

    不用放在心上, 他只是随意一提,也不是就一锤定音了, 人家还要试镜, 最后比的还是真本事, 他只是递了一个橄榄枝。

    虽然胡老爷子说是这么说, 但傅子斬还是真心实意感谢了一番, 然后感谢的言论很是无情的被打了回来,对方说下次再带他去见别的老头, 帮忙大杀四方就好了。

    谢来谢去的多矫情!

    傅子斬看着页面上老小孩似的话语, 有点哭笑不得, 他记得他那小徒弟似乎说过, 胡老爷子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那眸仁里闪现一丝触动,然后就被蔡斛打断了。

    对方表情带着一点恨铁不成钢:“你能不能认真一点,这个时候玩什么手机!讨论一下正事好吗?我一接到电话就往这边跑了,感情我剃头挑子一头热是吧”,那语气似乎还染上了一丝抱怨跟委屈。

    傅子斬放下手机,乖巧状:“你说。”

    蔡斛没好气道:“我说什么说!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刚说完又咦了一声,他盯着傅子斬看了好几秒:“你为什么这么淡定?”

    刚才不了解陈明元的时候他可以理解,知道了也能这么淡定?

    傅子斬垂眸,他该怎么激动?

    不就是跟在谁底下挣退休金的问题么?

    蔡斛似乎也是随口一问,然后又开始自说自话,兴奋劲到现在都没有过去。

    “前面那人打完电话说是一会儿会把剧本发过来,怎么现在还没发呢?不会是框我们的吧,不对不对不对……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为什么会找上我们呢,从来没有过交集呀?”

    那碎碎念的样子好似一个纠结要不要去表白的小姑娘,念了好一会儿忽然抬头盯着自己面前的人。

    傅子斬准备起身的动作一停,干嘛?

    他只是想去先洗漱一下,绝对没有听烦了的意思。那半起身的动作一落,身体又挨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长达好几十秒,一个不明所以莫名其妙,一个欲言又止似乎想说点什么。

    “你……”,半响,蔡斛憋出来了一个字。

    傅子斬低头看了看自己:“我?”

    怎么了?

    “你不会……是背着我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交、交易吧?”,后面的话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傅子斬:“……”

    “能有什么交易?叫了几声爷爷算吗?”

    蔡斛:“???”

    这么没有尊严吗?

    果然是背着他干了什么事!!!

    眼看着对方脸色就要裂开,傅子斬无奈的说明了一下。

    两分钟后,听完的蔡斛表情真的裂开了。

    他由衷的劝导:“你这个运气就是走顶流的路子呀!”

    所以……努力一点好吗?年轻人!

    傅子斬对此表示了婉拒:“巧合而已。”

    刚好倒霉系统不在身边,所以运气好了一点,在的时候抽中乞丐牌这种那才是常态。

    运气?不存在的!

    只有霉运。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是在心里过了一遍,下一瞬间感觉有什么离体,卧室门被打开,一只漂亮得不像话的猫咪踩着它高傲得步伐从傅子斬身边路过。

    那傲娇的背影仿佛在说……

    它也是有脾气的!

    站着的傅子斬神情不显,但坐在沙发上的人却很是惊喜:“咦……不三不四小猫咪在家呀~来叔叔抱抱!”

    上次两人见面还高冷的小猫咪,一下跳到蔡斛的怀里,蔡斛脸上惊喜更甚,一个劲rua着人家下巴还喵喵的叫!

    一声一声的模拟猫叫声属实有点辣耳朵,不知道可能还会以为他家在虐猫呢。

    蔡斛撸着猫都短暂的忘记了剧本的事情,而是往卧室门背后看了看:“狗狗还是不在?”

    这么问也是有理由的,他来了这么多次就一次都没见到过,他有时候都要怀疑自家艺人这些萌宠是不是现借的。

    傅子斬迈开脚步,径直得往卫生间走去,转身的时候悠悠的说了一句:“嗯,它叛逆,离家出走了。”

    出走到别人怀里去了。

    看起来是想去做别人家的系统。

    蔡斛怀里的白色小猫咪耳朵动了动,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然后它就……被rua了,摇头晃脑的漂亮小猫咪谁能拒绝呢。

    等傅子斬洗漱完出去的时候,原本长在蔡斛腿上的猫已经不见了。

    他往卧室看了一眼,在他床上窝着。

    “你脚弄干净了么?”

    不三不四撇过了傲娇的头颅:“不干净!我踩了猫砂的!”

    傅子斬神情淡淡:“哦,去隔壁家踩的?”

    他家没有猫砂这玩意他还是知道的!

    不三不四机械音停顿了一秒,然后字正腔圆的响起了一个字:“对!”

    十分有底气的胡说八道。

    傅子斬直接走进了卧室,举起猫看了两眼。

    嗯,脚还算干净。

    干净的小jiojio在空中挣扎:“你放我下来,我倒霉!小心你一会儿也倒霉!”

    傅子斬:“……”

    这小阴阳怪气的劲跟谁学的?

    他没教呀。

    傅子斬在猫头上rua了rua,“行了,倒霉的是我!你可棒了,宇宙无敌第一大系统!”

    到了统生更年期的系统,他能怎么办,只能哄着!

    某些突然闹小情绪的系统一下就被哄好了。

    沙发上失去了猫的蔡斛并没有过多的留念,可能是短暂的拥有过毛茸茸的快乐后,他又想起了正事。

    拿着手机在那嘀咕,眉头皱在一起看起来很是焦虑跟着急:“这都快过了一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发过来呢,他们会不会把我们忘了?”

    傅子斬笑了一声:“这么期待?”

    蔡斛瞳孔放大一副你在说什么屁话的表情:“你要是能参演!以后我就能在公司横着走了!”

    谁再叫他糊哥他就把陈导的剧本拍在那人脸上,按着头让人睁大眼睛看看!

    谁才是爸爸!

    傅子斬就事论事:“你现在不也差不多了。”

    这话确实是事实,人家在公司地位本来就不低,手里唯二的两个艺人都起来了,前路看着一片光明。

    蔡斛瞟了一眼傅子斬:“你不懂!我能横着走两步的话我为什么要只选择走一步!”

    傅子斬:“……”

    行吧,有骨气,有追求!他无话可说!

    对面负责接洽的人可能是听到了蔡斛的念叨,没过一会儿剧本就发过来了。

    某个经纪人直接从沙发上弹起,嗓门扯得老大:“你快过来看看!”

    那样子好似剧本是限时的,看完了人家就从手机里消失了。

    傅子斬没过去,从桌子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你转给我不就行了”

    “哦!对,我都忘了!”,激动得连转发功能都不会用了,也是很可以!

    客厅里一时之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电子版的剧本很长,傅子斬看得很认真。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依靠在墙上的人动了一下。

    他依稀记得胡老爷子说的时候似乎提过一嘴是关于食疗的,那就刚好对上了。

    整个剧本采取了单元剧的形式,每个单元都有不同的故事,但有一个角色穿插了整个故事线,戏份不算很多但是尤为重要,对手艺这块要求也尤其的高。

    而且也不仅仅只是技巧熟练这么简单,武打动作戏也不少,里面甚至还牵扯了很多暗线悬疑故事,每个单元之间反转反转再反转,最后形成了一个惊天大网。

    傅子斬看完眨了眨有点酸涩的眼睛,只能说不愧是大荧幕上王者导演,剧本精彩到只能用一个绝字来形容!

    但是这跟食疗有什么关系?

    那菜刀分明就是武器,上一秒还在切菜,下一秒就砍到人身上了。

    蔡斛那边还没有看完,但是整个人嘴巴就没合上过,神色看起来又是震撼又是激动。

    墙上的钟表时针已经悄然地指向了八点多,傅子斬进厨房准备安抚一下自己空虚的胃。

    面包机里面烤得焦黄香甜的面包被弹了出来,香气四溢。

    随之客厅里响起了类似手掌拍到肉的声音,“啪”的一声,听着就痛。

    傅子斬嘴角一抽,“啧~”

    要不要这么激动!对自己可真狠啊!

    “这一定会大火的!真的!真的太棒了!不愧是陈导,永远滴神!”,那位对自己狠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傅子斬身后,叽里咕噜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傅子斬默默把装着面包的盘子往远处移了一下,他都看到唾沫星子了,早饭还得吃呢。

    热牛奶的淡香从杯子中溢出,傅子斬端着往外走,“别激动,吃个早饭先。”

    不吃早饭多容易得胆结石,过于激动也会引起心脏血压问题,不好不好!

    蔡斛完全没有被安抚道:“我怎么能不激动,我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以后横着走的日子了”

    傅子斬轻笑了一声:“想得会不会有点多,还是……对我过于自信?”

    他话音刚落,对面的人神色忽然严肃,眼里染上了点点情绪:“你这次认真一点行么?”

    眼神对视间,傅子斬率先挪开,嘴角上扬溢出一声笑,语气很是随意:“行啊”

    “不过我之前明明也很认真!”

    “呵……”,蔡斛一声冷笑。

    我信你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