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我真的只是想养老 > 第56章 第 56 章
    关于试戏后续的流程就不是傅子斬需要操心的了, 那都该蔡斛去接洽。

    他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的准备工作就好,一连几天他窝在家里熟悉余力的风格顺便摸透剧本。

    而蔡斛那边也很快做好了对接工作,试戏定在半个月以后, 准备时间还算充分。

    傅子斬每天过得优哉游哉悠闲又充实,就是自家经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他接了一个活, 跟余力情况差不多。

    他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迅速回了一条,“你到底有几个大学同学?”

    对面秒回:“不多, 一个班也就二十来个人”

    傅子斬:“……”

    他是这个意思么?

    搁这跟他鬼扯!

    “就是跟你说一下有这么个事,你要是不想接就算了,一切按你的意愿为主,不过人家出钱比余力那边多呢”

    “……”

    最后一句话就很棒!

    傅子斬心动了, 他的退休金又增加一笔!

    接!

    这次的艺人叫闻哲彦,人家跟余力一样又不一样,也是选秀出道,但是后来转行做演员了,虽然有实力但在演艺界也是不温不火的状态,这可能就是命, 捧不红的那种。

    这次也是闻讯而动, 又燃起了歌手梦。

    一个是写两个也是写,傅子斬倒是接受良好,只是蔡斛着重强调了以剧本为主, 别的活都可以往后放!

    -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已经进入十一月份的京市气温骤降, 它在跟人们宣告着它要正式进入冬天了, 街上大衣跟羽绒服齐飞, 顺便还要斜眼看一下还穿着单衣的人脑袋是不是有点问题。

    骤降的气温没有迎来今年第一场雪, 倒是迎来了一场大雨, 雨滴淅淅沥沥的打在玻璃上,雨声形成的天然白噪音让人有点犯困。

    被打印出来的剧本上面花花绿绿做了一些痕迹,看得出来它的主人这次很是认真。

    就是剧本上方的脑袋开始迷糊了。

    傅子斬干脆合上了剧本,这种天不睡觉真是天理不容。

    他刚准备往卧室走去,手机叮叮叮响个不停,消息框一连弹出好几个消息。

    是好一段时间没联系的祁昊焱,上次联系还是他们出车祸上热搜的时候,那孩子整天忙得不可开交,现在估计是得了空想起他来了。

    傅子斬干脆直接躺到了沙发上,剩下几步路不想走了。

    消息框里好几条信息。

    “傅哥你明天是不是也要去试戏呢?”

    “我经纪人刚跟我说!”

    “那我们可以一起了呀!”

    “我明天也要去!”

    ……

    傅子斬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很快滑得底,指尖在键盘上动了动:“你不是还有一个在拍么?”

    可真是拼命,或许这可能就是年轻人的精力吧!

    他已经过了那个拼命三郎的年纪了。

    没事溜溜弯下下棋不香么?

    祁昊焱秒回:“快杀青了,刚好童哥给我扒拉来了这个机会,如果能过的话就可以无缝进组了”

    “也就是看到是陈导,要是别人的话说什么我都得休息一下”

    “毛驴子都没我转得快!”

    “但要是能过陈导的戏,别说毛驴子了!化身陀螺我也是可以的!”

    “傅哥你要试哪个角色呀?我们肯定不是一个,你一定不知道我要试哪个!”

    祁昊焱跟十年没碰过手机并且没跟人说过话一样,一堆话噼里啪啦就过来了,那速度都让人怀疑手指是不是在键盘上飞起都快出残影了。

    傅子斬顺着问:“哪个?”

    “哈哈哈不跟你说,你明天就知道啦!”

    “……”

    那现在为什么要说,说话说一半容易被打的呀,朋友!

    离得远并不会被打到的祁昊焱很是嘚瑟,机关枪一样又突突突说了好多的话。

    傅子斬看十句回一两句,倒也不是他冷漠,主要是他根本插不上话,人家可能就是单方面想找一个倾听者。

    作为倾听者的傅子斬,等祁昊焱说完,刚刚被雨声勾出的睡意也没有了。

    这场大雨一直淅淅沥沥得下到了半夜,下午没能睡成的傅子斬晚上睡得格外早,伴着雨声,一夜无梦,天然的白噪音就是睡眠最佳的伴侣。

    翌日清晨,天边还是灰蒙蒙的,有时候风雨过后并没有彩虹,也可能是个大阴天,地面上还带着雨后的潮湿,整个空气中透着湿冷。

    许久未见的小齐早早的开着车在路边等着,手里还拿着豆浆油条,是他到了以后才到附近的早餐店买的。

    一连大半个月无所事事的小齐很是恐慌,早早得爬起来就抵达了工作岗位,生怕迟到,早饭都没来得及去吃。

    他往公寓楼上望去,小脸上略微带着了一点期待和兴奋,仿佛是第一天上班。

    小齐心里忐忑,但是他不说。

    再休息下去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失业了,明星助理是这样的工作吗?他为什么有种自己是个假助理的感觉,闲到他都觉得自己快要长虱子了。

    虽然闲着还有工资很爽,但是架不住心慌,万一哪天就没有了呢,这种感觉就像是很喜欢一份工作,但是公司马上要倒闭了,焦虑不止。

    造成小助理心慌的傅子斬本人倒是来得很快。

    傅子斬坐进车里,看到小齐手里的豆浆油条,善解人意的说道:“你还没吃饭?那你先吃,吃完再走”,可以说是很体贴了。

    小齐一边大口的往嘴里塞油条,一边摇头:“不了不了,我马上,刚才蔡哥还打电话催呢,让我们早点过去。”

    傅子斬哦了一声,是他经纪人的风格,对这次试镜看重的程度那是恨不得自己上,可惜术业有专攻,他并不擅长!

    傅子斬准备开门下车:“你先吃,我来开吧”

    他手还没碰到开门把手,前面的小助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接把小半根油条塞进了嘴里,说出来的话模糊不清:“木,没事,偶……来开!”,让老板开车他坐车,他又不是嫌命长了。

    傅子斬:“……”

    这孩子怎么了呢?

    他看着那鼓起来宛如松鼠似的腮帮子陷入了沉思,半个月没见而已,他好好的小助理怎么就傻了呢?

    这样真的不会噎到吗?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并不是没有道理,几秒后,前面就响起了咳嗽的声音,好在旁边还有没喝完的豆浆,不然大清早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要离开这个人世了。

    驾驶位上一阵兵荒马乱过后,车缓缓开上了大道上,朝着目的地驶去。

    傅子斬目光还在驾驶位上没有挪开,小助理严阵以待的模样仿佛开的不是一辆小汽车,而是承载了满腔希望的火箭卫星。

    直接就把傅子斬逗笑了。

    笑着笑着前面的人好似也放松了不少,小齐又恢复了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年轻模样,用真诚的语气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恐慌。

    听完后的傅子斬:“……”

    那真是对不起,是他太闲了。

    把小助理都闲出职场危机了。

    他有罪。

    傅子斬真情实感反思间,已经到了试镜的地点,门口熙熙攘攘停了很多车,他家经纪人就站在那里左顾右盼。

    看到他们后飞快的走了过来:“怎么来得这么晚?马上就要开始了!”,那着急的模样仿佛他们已经迟到了。

    傅子斬按下手机解锁键看了一眼时间。

    很好,他没瞎。

    他就说自己明明是看着时间走的,怎么可能会迟到,这不还有半个小时么?

    马上这个词他也快不能理解了,这可能就跟众多老母亲嘴里的太阳晒屁股差不多吧。

    他们在角落里上演了一番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时候,傅子斬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伴随着一句欢脱的声音:“傅哥!”

    祁昊焱戴着口罩穿着大衣整个人看起来清瘦了一些,见到熟人整个人显得有点兴奋:“你们来好早呀,还有半个小时呢”

    他话刚说完,另一侧急性子的蔡斛瞬间提出了反对意见:“早什么早,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是不知道轻重缓急”

    祁昊焱经纪人童达笑着:“老蔡你还是这个德行”

    蔡斛义正言辞:“我这个德行怎么了,我这叫凡事有规划有打算,谁像你们这样……”,他一边叭叭说着,一边迈着大步急吼吼的往里面走。

    后面几人对视一眼瘪了瘪嘴,没有说话。

    外面停的车多,里面人更多,人山人海显得格外拥挤,宛如一个大型招聘现场,一切都在召显着陈导能量的强大。

    好些试镜的人都戴着口罩帽子裹得亲妈不识,不熟悉的人还真认不出来谁是谁。

    祁昊焱口罩下的嘴巴微张:“我的乖乖,怎么这么多人呢,不知道还以为陈导选妃呢”

    他说得很小声,只有周围几个自己人听到了,然后就被自家经纪人瞪了一眼:“说话小心点,我暂时不想在热搜上看到你!”

    祁昊焱撇嘴,在口罩外面做了一个手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了解了,看他多听话……

    才怪。

    他只是声音更小了一点,那张嘴能停下来就见了鬼。

    傅子斬环顾了一周,准备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耳边那位憨憨小弟一直像个蚊子一样吐槽个不停。

    西南角的位置上刚好没有人,一行几人坐在那里,等待通知。

    四周人虽然多但是相对还是很安静,大部分都是三五成群的交头接耳,有什么话都只说给自己人听。

    毕竟这个圈子录音笔各种乱飞,你永远不知道站在你身边的人身上带了什么设备。

    注意着点总是没有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