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恭喜玩家成功度过化蛟!

    距离您成为最终目标的应龙终于又更进一步, 多年努力可喜可贺!但是需要提醒的是,五十万点的奖励点只是帮助您完美进化度过作为虺的幼生期,并没有激活其他的龙子血脉属性, 如果您的期待不仅仅只是完成基础的主线升级任务, 要想要达成全成就奖励,那么还请玩家再接再厉, 努力探索其他的支线剧情。

    在神社彻底落成之后, 系统也跟着更新了新的主线剧情。

    只是比起之前好歹还有一两条的升级方法提示相关, 这一次的由蛟化龙, 却没有了之前的剧情提醒。

    小莱倒也不着急,霸下血脉随着神社落成也已经激活成功, 余下五种大多与信仰相关,比如囚牛与音乐相关,狴犴坐镇公堂明辨是非公证等等, 都不是她一时兴起去比划两下就能激活的。

    好在已经激活的几种龙子血脉也和技能一样更新了【熟练度】的选项, 虽然经验条长地令人绝望, 可进度奖励也是令人相当满意的【可随机激活一种未激活龙子血脉·如已全部激活,随即奖励与经验值等同价值强度技能x1】。

    随着她彻底突破蛟的境界, 自身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头顶生出一对玉雕般剔透晶莹的龙角, 身形也随之变大十数倍已经并非湖底可以容纳的大小, 龙神大人不得不放弃轻松的人身重新用回原本的身体。

    她先是对着水面欣赏了一会自己的龙角, 在顶着这对漂亮龙角到处嘚瑟嘚瑟的虚荣心, 和担心两面宿傩会对她嫩生生的漂亮角角做什么是否要把它们收起来的犹豫中,终于选择了后者。

    “我真好看~”小莱喜滋滋的捧着脸, 在回去之前好好欣赏了一会自己版本更新后的全新美貌, 龙鳞得到了全新力量的滋养已经美得全然超越凡物, 只是还没等她站起身, 巫女翠子的声音含笑而起,“您碰上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吗?”随着她嫣红裙摆擦过浓密草丛,翠子也跟着在龙神身侧蹲了下来。

    “看到这个了吗翠子?这代表我稍微长大了一点呢,”小莱摸了摸自己的龙角,笑得格外灿烂:“这次的瓶颈期真的好长啊,好在并不算一点收获也没有~”

    “您的心情很好。”翠子温声道,只是说着说着,她的表情有些微的苦恼,“话说神社那边……我在想我坚持建立神社,是不是不小心给您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

    “啊,神社~”小莱摇了摇头,茫然道:“神社很好,怎么会忽然问这种问题?”

    翠子轻轻抿了抿嘴唇。“严格来说,算是我之前没有计算到的意外——”

    她只顾着考虑人家神明有的东西自家的龙神也要有,而且龙神大人不同于其他神灵,即使建立神社也不会对她的自由产生什么影响,是以小莱本人不太介意;而翠子作为龙神麾下的大巫女,传下神谕布施福泽本就是她理所当然要做的事情,若是有了神社,以后很多事情会方便很多,顾虑却也只是仅此而已。

    “?”小莱一脸茫然:“怎么啦?”

    巫女深吸一口气,很是不甘的回答道:“碰到了一点……需要您亲自解决的事情。”

    她的表情有些微妙的羞耻不甘,小莱是不太理解啦,这种类似于万年第一的优等生忽然有一天需要和老师承认自己还有不足之处的耻辱感。

    要知道,从很久之前,龙神这个本尊就从来不需要去担心作为神明的义务。

    自家的巫女这方面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向比她本人还要努力工作;而在教授了翠子一系列诸如造福作物之类的咒法后,龙神小莱更是彻底做了甩手掌柜,对与这些年的业务发展一问三不知。

    ……话说回来,自从翠子靠着自己琢磨出仅次于系统出品的灵符,甚至用不着小莱这个中间商帮着倒腾符咒后,几乎全权包揽了龙神大人诸多事务的翠子几乎再也没对着她露出过这种为难的表情。

    “哎呀呀……”小莱倒是不太介意这个,她久违地伸手摸了摸翠子的脸颊,这孩子长大后她就很少再这么亲昵的去触碰过她了。

    翠子眼睫轻颤,下意识地侧头将脸颊贴上了龙神的掌心。

    ——这动作曾经仅限于用来安抚自己努力过头却永远达不到预期的小翠子,自从她长大后,小莱倒是曾经试着去再摸摸巫女的脸颊,只是对方虽然没有躲避却还是神色羞赧不安,对当时被当做小孩子安抚的翠子来说,大抵微妙的羞耻感要远远多过安心的幸福。

    “……还真是久违了呀。”小莱笑起来。

    若是单纯看如今两人的外貌年纪,小莱少女姿态尚未褪去稚嫩青涩的轮廓,而巫女翠子则是成熟稳重,眉间十字花印有种圣洁而凛然的奇异美感,可她此刻脸颊微微侧向龙神的掌心,眉眼之间经重新出现了少女时期才有的纯然依恋之情。

    “真的非常抱歉……”翠子温声道着歉,声音里不见平日里过分自律导致的羞愧难安,倒隐隐有些孩子气的不服气和近乎撒娇的口吻,“但是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了。”

    小莱失笑。

    “翠子,翠子~”她一叠声的叫着自己的巫女,眼睛惬意的弯了起来,揶揄道:“你是不是看夜斗太会粘人,忍不住自己也跟着学了学?”

    巫女明显一顿,立刻霞飞双颊,连耳廓也有些隐隐发红——只是即使如此,她也没舍得离开龙神的掌心。

    ……她毕竟已经不年轻很多年了,也不曾像是个孩子般撒娇很久了。

    “没关系,完全没关系的呀~”小莱倾身凑过去,抱了抱自己这些年已经非常努力、甚至偶尔看起来有些孤零零的巫女,声音温柔极了:“无论怎么样,你都是我最喜爱的孩子呀。”

    “……一直都是吗?”翠子有些不安地问道。

    而龙神微笑着答:“一直都是啊。”

    “好啦,”她放软语调,握住了翠子有些发冷的手掌:“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才能解决的?”

    “……严格说起来,倒也没什么大事情。”巫女放松了紧绷的神经,重新温柔地笑了起来,“不过是神社建成后,您大抵在天那里也跟着落下了名字,所以就有了所谓的天神使者过来询问您是否有意侍奉于天。”

    “这种事情我想您可能是不愿意的。”翠子温温柔柔地说着,“只是越过您直接拒绝却又实在是不合规矩,所以我还是先过来请示您的意思再去回复他们比较好。”

    “还特意过来问问我,翠子是怕惹恼了天吗?”

    “怎么会。”巫女毫不迟疑地回答:“只是这种事情,我没有得到您可以越过您直接处理的权力,询问您的意见自然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哇哦。”

    小莱有些惊讶地一抬眉。

    她不奇怪翠子对自己的了解,也不奇怪她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她惊奇的是翠子的态度。

    “……翠子。”

    她看着这德高望重的大巫女很是意味深长地反问道:

    “你不敬畏天吗?”

    龙神不敬天,这不奇怪。

    但是作为普通人的巫女却也不曾敬畏,这便很有意思了。

    系统判定翠子为待确认的神使,小莱曾经以为这是因为翠子作为这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人类,自然而然地存在着对天的敬畏之情,可如今一看,却并非如此的样子——

    面对龙神的反问,巫女只是很平静地回答说:

    “我是龙神的巫女,并非天的巫女。”

    “我是龙神‘善’的代行者,并非得天赐福的宠儿。”

    小莱诶了一声,笑问道:“可你的灵力是天生的呀?”

    “可当我幼年马上就要被杀死的时候,所谓的赐福对与当时的我来说不过是诅咒而已。”

    “天不曾救我。”

    “是龙救了我。”

    小莱低头轻笑起来。

    “……还真是傲慢的发言呀。”

    翠子温顺垂首:“作为您的弟子、您的信徒,我理应如此。”

    “……唔,说得好。”

    小莱想了想,索性倾身换了个姿势,直接躺在了巫女的腿上,人类的温暖体温和巫女身上的草药香气混合在一起,让她很满足地叹了口气。

    翠子微微一怔,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大人?”

    她的手指覆上小莱的头顶轻轻抚摸着,龙神收起了龙角,柔软的长发绸缎一样散在巫女的裙摆上,翠子垂眸,轻声问道:“您这是累了吗?”

    “应该说是因为从翠子的身上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所以有些犯懒了吧。”

    巫女神色一柔,温声道:“我的荣幸,大人。”

    小莱伸手握住了巫女修长温暖的手指,翠子的手指覆着一层坚硬的茧子,那是常年锻炼留下的痕迹,而对方安静地低头看着她的小动作,任由龙神大人把自己柔软小巧的手掌藏入她的掌心,少女姿态的龙神蹭了蹭枕在巫女腿上的脸颊,眯着眼睛发出一点满足的叹息声。

    人类的温度。

    人类的怀抱。

    人类的气息。

    翠子的味道闻起来真的好让人安心。

    ……和喜欢的人拉进到如此亲近的距离,当真是久违了呀。

    她们两个默契忽略了还在神社等待着龙神的天的使者,巫女刻意不去提醒,而龙神眼皮沉沉,一副快要在她腿上睡着的乖巧模样。

    “怎么办呀,翠子。”

    小莱小小声地咕哝起来。

    “……我可能比我自己想象得更喜欢你。”

    巫女对此的回答,只是缓缓收拢了握住她手掌的手指。

    她抬起另外一只手,克制又小心地,轻轻摸了摸龙神垂在自己裙摆上的头发。

    “我也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