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被电竞耽误的修仙界大佬 > 第39章 第 39 章
    陈总:微笑.jpbsp;   陈总:我不怕, 我怕什么?

    陈总:我可是全服所有玩家的爹。

    陈总:让你拍就拍。

    陈总:快拍!

    陈总:不拍锁你大号。

    对面不带停地发来一连窜消息,贺牧天不得不“好心”地提醒他注意下身份。

    顺便举起手机,对着大巴里拍了一张, 菠菜刚好从鸭舌帽下抬头, 见状挑起下巴看着镜头比了一个v。

    贺牧天把照片发过去,陈总老实了:哦, 不在队里。

    陈总:那算了。

    没再有消息过来, 贺牧天也没费工夫发消息过去。

    ——流光的强有目共睹, ‘再骂我也是你爹’又一向游鱼似的爱在全服乱窜、吃瓜、打听小道消息。

    对强者产生好奇, 在贺牧天看来是个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人心态。

    资本家也不例外。

    贺牧天在大巴后排找了个空位坐下。

    一坐下,就有人从前排扭头问他:“队长, 新赛季马上开始,真不再劝劝小江了?”

    不等贺牧天开口,另一个队员:“算了, 人各有志, 你没看小江被副本踢出来之后都没怎么登过号吗?”

    又一个队员:“流光变boss那天, 那么多人冲副本,他好像也没来。”

    “哎哎, ”菠菜在前排, “我提醒你们啊, 小江那几天刚好有事请假, 都不在队里好吧。”

    菠菜:“有事怎么刷副本?”

    贺牧天转过目光, 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心里比谁都清楚:江羽那几天请假离开队里, 其实就是为了专心刷副本, 给彦重舟报仇。

    后来的效果么, 大家也都看到了。

    想到这儿, 贺牧天拿出手机,又给江羽发了条消息:结束了,在回来的路上,想吃什么,给你带。

    江羽:烤鸭。

    于是大巴绕了点远路,特意开去了全昆仑都认证最佳的那家烤鸭店。

    大家一看烤鸭店到了,全跟着挤下车。

    有人喊:“谁啊,这么会吃。”

    等大家一人拎一袋烤鸭回车上,菠菜转头,看到贺牧天手里的烤鸭。

    ?

    菠菜:“哥你不是不怎么吃这个的吗。”

    贺牧天坐下,把烤鸭摆在旁边的空座:“嗯,给小羽带的。”

    一句话就像点了菠菜的死穴,让他一脸麻地闭上了嘴巴,缓缓转身,坐回位子。

    胖胖:?

    菠菜觉得自己汗都出来了:这几天被彦重舟的死和流光的副本带high了,都快忘了某队长对某图书管理员的“不直”事实了。

    菠菜木着脸和胖胖对视了一眼,摸出手机戳屏幕:你猜,咱哥的烤鸭是给谁带的?

    屁股后的手机在震,胖胖摸出来,解锁一看:……

    胖胖:小师叔吗?

    菠菜边捂脸边回:还喊啥小师叔啊。

    再这么下去,都能直接喊嫂子了。

    菠菜和胖胖这两个率先感知到这趟烤鸭买得不对劲的,暗自对视、发麻、捂脸、抽搐。

    等所有人一起回了队里,热火朝天地拎着各自的烤鸭去餐桌,只有贺牧天一个人拎着袋子往电梯走。

    众人抬眼:?

    贺牧天按楼层,梯门合上,电梯下行,提示屏示意电梯到了负一楼。

    才反应过来的众人:……

    哦,队长给江羽带的烤鸭啊。

    !!!

    一众队员麻的麻、抽搐的抽搐,不知道的还要以为是什么大型电击现场。

    事先在车里提早麻完的胖胖和菠菜淡定地打开了装烤鸭的包装袋。

    有人边抽抽边一把按上菠菜的肩膀:“我来队里那年,不是说在队期间禁止谈恋爱的吗?”

    胖胖淡定的:“不禁止,那是怕你们这些人心性不够坚定,回头边恋爱边修炼,影响飞升进度。”

    有人问到了关键:“那队长为什么又可以?”

    菠菜:“你要组个战队,当了老板和队长,你也可以。”

    还有人:“我记得小江才20吧?不对,19!”

    这下,本来麻完的胖胖和菠菜重新麻了起来。

    19啊!19都可以,19岁的小男孩都不放过,姓贺的你是人吗?

    图书馆。

    江羽正在办公桌后给新书贴标签。

    烤鸭带着贺队的手从天而降。

    江羽抬眼,看到烤鸭的眸子微微一亮。

    贺牧天眼底含笑:“先吃吧,还热的。”

    “谢谢队长。”江羽放下手里的活儿,拎着烤鸭绕出桌子,准备上楼。

    贺牧天:“就在这儿吃。”

    江羽回头:“马经理不让在图书馆吃东西。”

    贺牧天伸手接过江羽手里的烤鸭,重新摆在桌上,解开包装:“零食都安排了,有什么不能吃的。”

    不久后,隔着张桌子,江羽坐在里面包烤鸭吃,贺牧天坐在外面边刷手机边看着他。

    手机屏幕上,则是游戏里‘流光’的角色形象。

    贺牧天看看‘流光’,再看看江羽,要不是之前扒了马甲,又得到官方的亲口认证,真的很难将他们当做同一个人。

    毕竟‘流光’在游戏里很强,江羽在现实里很乖,流光杀伐果决,江羽安静低调。

    风格截然不同。

    要不是那次门派被围剿,大家都被副本压制了,江羽只身扛大旗意外暴露了实力,谁能想到他们是一个人。

    其实反过来仔细想想,这两人相似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比如话都不多,一样沉着,都是能动手绝不哔哔,做事效率奇高。

    还同样拒绝了职业队的邀约。

    他玩儿登仙多久了?

    贺牧天看着江羽,默默地想了一堆:

    今年才19,登仙未满18不能玩,他只玩儿了一年就能做流光这样的高手了?

    之前‘泡茶人小江’那个号,他一连突破三期,抵达金丹,流光这号被封了很久,才解锁就破了四期,直接元婴了?

    是请假离队那几天一口气炼上去的?

    这是有多强,在《登仙》里到底有多游刃有余?

    自己摸索出来的?

    没人带?

    还有副本那几天请假离队,都住哪儿?

    一天在游戏里几个小时?

    好好吃饭休息了?

    贺牧天看着江羽,想着想着就想偏了。

    尤其江羽一转头,露出那棱角分明的下颌线。

    贺牧天捏着手机,胳膊抱起,眼尾一眯、眉心一蹙:怎么这么瘦?

    好像回来之后,是比离队前又瘦了点。

    别是那几天为了专心副本,都在宾馆住着,没吃的,就随便煮点泡面,外卖都懒得点。

    而面前的桌上刚好有一个还没拆封的泡面碗——江羽从零食柜里拿的,本来想中午大家都不在,阿姨也没来煮饭,就临时凑合点,现在有烤鸭,才没吃上,也不用吃了。

    贺牧天的余光瞥到泡面,一下猜到那碗速食摆在那里是为什么。

    他起身,把面拿过来:“以后这种东西少吃。”好像全然不记得零食柜是自己让人安排的。

    又垂眼看了看面,道:“零食是让你吃饱的时候闲着无聊解解馋的。”不是正儿八经当饭的。

    江羽一顿,就着嘴角的油光抬眼,眼底透着莫名。

    贺牧天一对上他这个眼神,立刻就没脾气了,泡面放回去:“想吃就吃吧。”

    ?

    江羽:队长在干嘛。

    贺牧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反复无常,活像个傻子。

    但他就是乐意在这里坐着,什么都不干,纯看江羽吃东西。

    其实他也好奇,私下想过很多,也想亲口问问江羽,他的实力到底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奇遇?天赋?

    还是其他。

    他是怎么学会画符的?还有那些谁都不会的卦阵。

    他又是怎么、从哪里掌握各项修炼的基础功底的。

    既然已经扒出了马甲,贺牧天其实大可以直接挑明,尤其他和昆仑还沾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光,问清楚这些,对昆仑对整个队的修炼提升都有好处。

    但一见江羽,不知道为什么,贺牧天又不想挑明不想问那么多了。

    尤其知道江羽一直不愿意打职业。

    “算了,随他吧。”

    这就是贺牧天如今对江羽的心态。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五个字,却能让江羽在昆仑,随他自己的心意地过上他想要的生活。

    贺牧天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在某个瞬间,他甚至觉得,要是江羽愿意,在昆仑做一辈子图书管理员都行——虽然昆仑作为一个职业战队,未必会长长久久的存在。

    但管他呢。

    大不了战队没了,人员都解散了,图书馆留着。

    贺牧天看着吃烤鸭吃得津津有味、香喷喷的江羽,心情愉悦,眼底带笑,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吃吧,吃饱了上班,上完班下班,下班了上线开直播。

    江羽就是这么做的。

    只是他一上线一到竹林,魔修天河也跟着来了,还有他那只一变狗就软萌到骨头酥的兽宠饕狮。

    江羽抱起饕狮,边撸边开了直播——变boss灭仙门之后,他流量猛涨,这热度他凭本事杀出来的,没有不要的道理。

    直播间——

    【哎呀,流光又开直播了,好开心啊。】

    【大佬只要不被封号还愿意上线开直播,别说撸狗,撸毛毛虫我都看。】

    【咦,这不是那个魔修嘛。】

    【好么,屠仙门的时候没见着他,这会儿倒是来了。蹭热度?】

    换以前,不知道天河就是贺牧天的又一个小号,江羽是懒得替这位苦肉计魔修解释的。

    如今知道,江羽肯定是要帮贺牧天在自己直播间解释一下的,退一万步说,中午吃了队长的烤鸭,嘴都是软的。

    江羽:“他那天在。”

    【?有吗?】

    【他原来在的啊?】

    江羽:“他上线之后,跟我在合音宗汇合的。”

    【这样啊。】

    【好吧,原来冤枉他了。】

    贺牧天顶着天河的脸,莞尔勾笑,不说什么,也不做什么,就在江羽身边,江羽撸饕狮,他也伸手过去摸摸饕狮的脑袋。

    【?这什么表情。】

    【魔修这号后面换人了?他笑屁笑?】

    江羽没理弹幕,反正开着捞,哦不,赚钱的。

    他私聊传音魔修:“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再骂我也是你爹’的道修?”

    贺牧天看看江羽,没吭声。

    江羽:“那天登仙的工作人员说,这是他们老板的号。”

    贺牧天:“不认识。”

    想起登仙有个共同好友的提示,边否认边把陈总那小号删了个干净。

    为什么?

    贺牧天:身为一个老板,给自家员工另一个壕老板的联系方式,是觉得他不会跳槽,还是怕他跳槽跳得慢?

    尤其那壕老板还对自家员工很有兴趣的样子。

    贺牧天脸不红心不跳:“哦,可能是以前乱加的人。”

    心胸狭窄?

    不够大气?

    贺牧天大方承认:嗯,对,就是这样。

    当晚,微信上。

    陈总:你天河那号删我干嘛?怕我让你介绍流光和我认识?

    贺牧天正要回。

    陈总:你放心,不会的。我只会在直播间默默地窥屏打赏,偶尔在现实里欣赏瞻仰下他的俊颜,然后远远的久久的看着他。

    贺牧天回复消息的手一顿,删除刚刚打好的字,按语音,举起手机:“有病去治。”

    就这样,度过了寻常的最后两周,休赛期结束,新赛季开启。

    正式开启的前几天,整个队就忙了起来。

    不是联盟来人审核评定队员们休赛期之后的阶品、实力,就是各种赛前采访、拍照。

    除此之外,队内还要根据新发的剧情材料讨论常规赛的打法,同时还得关注‘电竞模式’里是否有更新新的英雄。

    老马也忙得脚不沾地,大小事电话一堆,还得接应其他战队经理的套路。

    “新人?没啊。你们流光都没招到,我们怎么可能有什么新人。”

    “没有,真没有,我还听说你们西海上个月有两个青训生破元婴了呢,怎么样,是不是这次安排进正式赛里?”

    “没有,不会,老姜,你这就不厚道了,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咱俩都认识多少年了。”

    江羽这才知道,原来新赛季开始前,各战队要报备今年是否有招入新人打正式赛,如果有,新人的资料必须公开上传到联盟的职业队员统计列表中。

    但与此同时,联盟不禁止比赛期间各队继续招募新人,而这个时候,因为新赛季已经开始,联盟不要求必须即刻上传新人的资料,反而最晚可以拖到下一个赛季开始前。

    等于说,招了新人,新赛季开始前上报,所有职业队都能看到那个新人的资料,不上报,比赛期间直接出人,谁也不知道这新人什么底细。

    各队经理:傻子才报!

    至于昆仑这边,休赛期期间确实招了几个人,因为还没搬来队里住,只有参加队内团训的队员们在游戏里见过。

    江羽没见过,只听菠菜他们闲聊的时候提过几嘴,其中据说还有一个女修。

    而关于那位女修,菠菜他们提的不多,因为据老马透露,这位是个他们都认识的熟人。

    昆仑上下便各种猜测:熟人?女修?女的。

    职业联盟里,打比赛的女生总共就那么几个,他们又认识,肯定不是新人了。

    其他队跳槽来的?老马高薪挖过来的?

    可无论是谁……

    队员们:职业赛场没有女修,只有斯巴达女战士!

    菠菜鼓掌:预热赛之后就能见到那位女战士的真容了!加油!

    预热赛,当天。

    市中心可容纳上千人的体育馆,也是此次新赛季首场预热赛的比赛现场,人头攒动,座次爆满。

    场馆内,登仙和各战队的粉丝早早排队入场,因为主办方不限制应援,现场横幅、灯牌扎堆。

    比赛尚早,馆内早已人声鼎沸。

    场馆后,各战队大巴抵达停车场,包括队员、经理、各战队工作人员在内,统一从各家的绿色通道刷脸进入。

    因为场地限制、场馆后台重新装修过,外加大小职业队一堆,联盟这次没给各队准备单独的休息间,而是把所有队集合在一个大厅内休息。

    一时间后台大厅满当当全是身着各队队服的队员。

    即便如此,后台依旧秩序井然,不消片刻,当天参赛的所有队都在座席间落坐了。

    主办方的人拿着麦克风,开始交代此次比赛的赛前注意事项。

    除此之外,厅内唯一的动静就是头顶吹着冷风的空调。

    江羽也来了,随马经理站在座席外、场地边,周围也全是各战队的工作人员。

    大家也静静地候着场,等待着比赛的开始,连神情都是如出一辙的严肃认真,偶尔有几声低到几乎听不见的附耳交谈。

    这期间,江羽收获了一堆注目礼。

    有来自厅内各职业队的,有来自场边的各队经理。

    而大家这些注目礼的意味出奇的统一:

    泡茶人小江?

    本人?

    真是本人的脸啊!?

    这种脸真的存在?不是捏的?

    坐席内,菠菜抬手盖住嘴,压着声音对身边的队友:“下次得给小师叔准备个口罩。”

    队友:“再加个帽子。”

    另一个队友:“这些人真是。”没见过帅哥?

    “再看得给钱了!”

    贺牧天瞥了他们一眼,三人闭嘴。

    旁边蓬莱的队长凑过来:“江师叔真不打职业?”

    贺牧天:“不打。”

    “不会是你们留着人回头当秘密武器打比赛,先不报备吧?”

    贺牧天凑过去:“他在昆仑当图书管理员,也比在你们蓬莱打职业赚的多。”

    “……”

    蓬莱队长还不放弃:“江师叔那实力你们都不稀罕,不会是你们招到流光了吧?”

    贺牧天勾了勾唇角。

    菠菜凑过来:“我们招到女修了。”

    传说中的昆仑、蓬莱两大和尚队,如今只剩蓬莱了。

    蓬莱队长:“……”靠!

    这打击更大。

    场地外,老马在其他队喋喋不休的试探里,领着江羽先去了前面场馆。

    “小江不是队员。”

    “没让他留到后面直接打比赛,真不打!”

    “他打比赛我跟你姓,他不打你跟我姓,行吗?”

    “都说了不打。”

    “不是我们昆仑强到小江这种都不招进来不放在眼里,是我们要遵从个人意愿。”

    “对,他不打。”

    “不打就不打,还问?”

    老马烦不胜烦,带着江羽提前走了。

    一脱身,就连连摇头:“为了比赛,他们还真是……”自己不择手段招人,看别人也一样。

    老马怕江羽有心里负担,慢了几步,等江羽跟上,拍拍他的肩:“没事,别有心理负担,没人规定玩儿登仙就必须打职业。”

    两人走到了前面场馆。

    只见场中四面八方全是人,攒动的身影间,无数内容不同、大小颜色各异的横幅灯牌矗立悬挂着。

    此时比赛尚未开始,场馆内灯光通明,中央主副舞台静默空置。

    而馆中除了鼎沸的喧嚣,还有各家粉丝起伏不停、自发喊出的应援。

    什么“西海至上,乘风破浪”,“蓬莱是虎,一个打五”……

    甚至还有应援个人的——

    “菠菜不是菜,人头随你来”

    “暮天一刃,迟早大能”

    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看得江羽一愣一愣的。

    在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后,江羽甚至听到有人在喊“给我仙师复活甲,从此闭嘴当哑巴”。

    江羽还想复活了彦重舟粉丝为什么要做哑巴,旁边的老马也给听乐了:“当哑巴不骂陈老板了是吧?”

    马经理:“彦重舟的人气是真的高。”

    毕竟长得帅、又深情、是大能,还是正义的化身。

    江羽已经为馆内的这番场景惊讶得不知该作何表情了。

    修仙,或者说游戏,在他的概念中,不是该个人或者一个团队门派的事吗。

    原来也会得到这么多人认真的关注和热切支持?

    粉丝……

    江羽问老马:“他们都是玩家?”

    老马摇头:“不一定,这里面有些人不打游戏。”

    自己不打却关注?

    老马解释:“大家坐在这里,关注赛事,支持各自的战队、队员,肯定各有各的原因,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什么?

    老马:“大家都很关注比赛背后的修仙界和仙门。”

    江羽在偶尔,还是会展露一个修士的面貌,比如说此刻。

    他回老马:“但仙门其实与他们无关。”

    老马笑,随口道:“你就当大家在看热闹。”

    顿了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顺口多说了几句:“人吧,其实还是容易被美好和正义的人和事吸引。”

    “比如你看、影视剧,都希望最后代表正义的主角能有一个好结局吧?”

    “咱们这个电竞修仙也是一样的。”

    “大家不希望彦重舟死,因为他是代表正义的。”

    “大家也都希望比赛打到最后,仙门能有个好发展好结局。”

    “‘美好’,不正是人类的统一追求吗。”

    老马说着说着,觉得自己又习惯性把话题往深度聊了,赶紧刹住。

    老马:“反正关注咱们这赛事,跟关注其他竞技比赛没什么不同。”

    “粉丝么,在娱乐圈体育圈追星,到了咱们电竞圈,一样能追。”

    “开心就行。”

    江羽用陌生和审视的目光打量场内。

    不久后,伴随着掀翻场馆的尖叫和主持人的介绍,炫目的特效和舞台灯灯光下,各职业队入场。

    副舞台,半封闭、一体式的游戏舱缓缓升起。

    各队员入舱、带设备。

    江羽以观众的角度默默看着,觉得除了现场气氛热闹了些之外,整个登入游戏的过程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直到主舞台忽然亮起,灯光下,一个个队员以登仙中的古装造型再次亮相。

    全场尖叫、起身。

    江羽一时没弄明白这有什么好叫的,无非是把原本该出现在游戏中的角色形象通过设备投射上舞台,赛前亮个相,和大家打个招呼。

    直到身边的老马边鼓掌边起身。

    江羽跟着站起来。

    老马眼中闪着光:“像不像送战士出征?”

    江羽看向舞台。

    这一瞬间,他一下明白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江羽眼中带笑,仿佛在看一群整装待发、欲要热血抛洒、为仙门立业的后生后辈。

    他身后,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中,有个男生喊劈了嗓子:

    “流光不在,你们好好打!”

    “救不回彦重舟,看你们流光爸爸怎么削你们!”

    江羽回头,不远处一个硕大的灯牌,两个字:流光。

    旁边栏杆上挂着几条横幅:

    [但凡流光打职业,反派造个p的孽!]

    [流光没有事业心,你们比赛上点心!]

    [流光流光,登仙之光。

    职业不打,boss虐光。

    但凡他在,谁也不慌。

    今日首赛,替他盯窗。

    ——冲鸭!干了仙门!]

    江羽收回目光,好笑地摇了摇头。

    场上,主持人问:“准备好了吗?”

    馆顶落下四面朝着不同方向的直播巨幕。

    巨幕上,有被杀机弥漫的文宁山,有被火光裹挟的泰钺门。

    还有某白衣道修于转身间一个飞身回刺,剑刃的冷光反射在他平静无波的瞳孔中。

    主持人:“本年度新赛季预热赛正式开启!”

    “副本《寻找彦重舟》,准备登入!”

    呼喊尖叫声冲天。

    江羽默默摸出手机,网页搜索:自己的游戏形象被游戏公司征用在副本剧情中,需不需要给版权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