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反位体文豪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几乎在【太宰治】说出那句“森先生”之后, 爱丽丝就彻底呆住了。

    她愣愣地看了眼面前格外眼熟的青年,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惊恐。

    “我才不是林太郎那个笨蛋呢!”

    就像是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给沾上了一眼,她忍不住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不要把我和那个家伙混为一谈!”

    话音未落,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脚步一顿,很显然是听到了爱丽丝的最后一句话。

    “爱丽丝酱……”

    叫做.爱丽丝的金发萝莉转身从中原中也的手上夺走画纸, 微微鼓着嘴, 在森鸥外的皮鞋上狠狠踩了一脚。

    “林太郎最讨厌了!快离我远一点!”

    “你这个可恶的笨蛋、混蛋、萝莉控!”

    说完爱丽丝直接扭过头, 瀑布一般的金色长发在空中摆动出漂亮的弧度, 她轻轻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朝前面走去。

    【太宰治】脸上的诧异稍纵即逝, 几乎在看到男人出现的时候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他站直身体,看向森鸥外。

    黑发红眸的男人脸上原本夸张的受伤表情,也因为女孩的消失而敛了下去, 他微微弯着眼睛, 声音如同大提琴般低沉儒雅:“欢迎回来, 太宰。”

    森鸥外的话让【太宰治】忍不住蹙了蹙眉。

    “我记得我是第一次来这里。”

    欢迎回来的说辞也未免太奇怪了一点。

    在三人进入房间之后,门外的两个人就直接关上了首领办公室的大门, 紧接着, 原本两侧落地窗“刷”的一下被漆黑的墙体遮蔽, 原本明亮的室内瞬间变调, 浮现出最深层、最黑暗的本质。

    森鸥外坐到正对着门口的办公桌后侧, 而和他一起过来的中原中也沉默地站在森鸥外三步开外的一侧,压低帽檐遮住了脸上表情。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轻轻敲在桌面上, 发出不算清脆的“咚”声。

    仿佛是审判, 又像是丧钟初奏, 【太宰治】能感受到, 在森鸥外背后一片漆黑的“夜幕”里,有几双眼睛正死死地、警惕地盯着他。

    他知道,如果轻举妄动的话,恐怕下一秒就会有子弹射穿自己的心脏和头颅。

    森鸥外那双暗红色的眸子,就像是在暗夜里泛着黑色的宝石,此时正审视地、不着任何情绪地打量着对面熟悉又陌生的“部下”。

    “我想你或许应该解释一下,刚刚那句「森先生」是在喊谁?”

    男人的声音中带着和缓的笑意:“我实在很好奇。”

    “只是认错了而已。”【太宰治】似乎并不想说这个,脸上的表情全然消失,抬起鸢眸冷冷地看过去:“我和你们这边的太宰不同,我没有多少耐心。”

    刚刚看到的差异让【太宰治】彻底明白,这两个世界的森鸥外不是同一个人。

    而对于面前这个,他没有半分兴趣。

    森鸥外双手交叠地撑在下巴上,露出了类似于苦恼的表情:“那还真是非常抱歉……不过既然是熟人,我也就直说了。”

    “为我做事吧,太宰。”

    “我拒绝。”

    【太宰治】脸上牵起虚假的浅笑。

    “我的能力在港口mafia的用处微乎极微,更何况你们还有一位根本不需要我帮助的重力操纵使。”

    闻言站在旁边的重力操纵使的神色立刻变得有些复杂,不过森鸥外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径自缓缓道:“再一次和中也搭档的感觉很不错吧。”

    “……”

    看来森鸥外的耳目确实遍布了横滨大大小小的地方。

    “不管在哪个世界你们都是最契合的搭档,更何况离开也并不是你的本意。”

    “正好,我们这里也有一位中也。”

    黑发鸢眸的青年似乎神情微动:“你想说什么?”

    “钻石需要用钻石打磨,但毫无疑问的事,不管是太宰还是中也都已经是闪闪发亮的成品了。”

    森鸥外微微勾起唇角,轻轻笑了起来。

    “我只是有点可惜珍贵的钻石落灰,你明白的,太宰,你的身体里流淌着黑色的血液,不管在哪里,不管是什么时候……”

    “你注定属于这里。”

    【太宰治】的指尖微微动了一下,似乎被森鸥外的话打破了什么桎梏,空气中忽然传来隐隐灼灼的血腥气味。

    中原中也神色微变,猛然抬头看向站在地面上的青年。

    嘀嗒、嘀嗒——

    殷红的血珠顺着【太宰治】的右侧手臂一滴一滴地跌落在地面上。

    “你在这里用「无间奈落」?不,完全没有人可以让你增幅……”

    中原中也蓦然止住,因为原本结结实实、无论怎么炮轰都不会有丝毫损伤的墙壁猛然被人炸开了一个大洞。

    原本藏在暗处的港.黑成员全部端着枪挡在森鸥外的面前,看着一道人影从外面猛地冲了进来。

    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无数的子弹不住倾泻过去,但来人躲避的动作实在灵活,几乎在几个呼吸间就站在了【太宰治】的身前。

    紧接着,所有朝他们飞驰而去的子弹被漂亮的橘红色光亮全数挡下。

    ……等等,这个能力的光亮……似乎有点眼熟?

    在来人抬头的时候,对面的成员赫然看到了一张和中原中也一模一样的面容。

    “中也。”

    【太宰治】的双手搭在【中原中也】的肩上,神色柔和到不可思议。

    话音刚落,两个中也同时有了反应,就像是约定好一样,直接往外面冲了出去。

    森鸥外抬手让身后的部下停止射击,拍了拍身上因为墙壁破裂而溅到的尘灰。

    森鸥外唇边带笑,看向对面,只是这一次,他的眼底没有丝毫笑意,冷得像一块冰。

    “太宰,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宰治】抬了抬右手,撩开袖子露出上面密密麻麻沾着血的刀片,语气十分平静:“的确如你所说,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我很自私,有时候甚至还会想,只要我活着的话,这个世界怎么样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关系。”

    森鸥外知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没有出声,只是轻轻眯起眼睛。

    “但是,”

    【太宰治】抬眸,那双鸢色的眸子里没有半分神采,但他却蓦地扯出了一抹笑。

    “我的中也没有人可以代替,就算是另一个世界的中也也一样。”

    “如果再有下次的话,我会强行打开中原中也的污浊。”

    似乎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太宰治的脸色近乎惨白,但却一眨不眨地盯向森鸥外的方向。

    森鸥外也是在这一刻忽然觉得,这个太宰治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要疯的多。

    身后港.黑的员工警惕地看着他,他们本来担心对方在对森鸥外做出什么危险的动作。

    结果这个和前干部一模一样的青年只是走到了断裂的墙壁旁边,回头朝森鸥外扬起了一抹十分浅淡的笑。

    随后他闭上眼睛,朝着碧色的、一望无际的天空倒了下去。

    正和跟中原中也打斗的青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在对方一次攻击来临的时候没有躲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

    中原中也忍不住蹙眉,有些不满对方的失神。

    但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却看见另一个自己突然发动了能力,整个人朝上方猛地冲了过去。

    “那是……”

    橙红色光亮接住了下坠的黑色身影,【中原中也】脚尖点在空中,许久没有丰盈过的能量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

    【太宰治】环住【中原中也】的脖颈,片刻迷茫的鸢眸瞥向对方的侧脸,因为在空中,耳边都是呼啸而过的风声,青年扬起的橙色发丝像是晨起的阳光,分外夺目。

    【中原中也】抿着唇,一动不敢动,精致到像是玩偶的脸色没有半分暇疵,和另一个中原中也同色的眸子似乎更加蔚蓝。

    如果说中原中也的像澄澈的湖水,那【中原中也】的眸子里森罗万象,仿佛包揽了一整片广袤的晴空。

    因为用重力在天上飞驰过于明显,两个人最终选择在一处无人的巷口缓缓落地。

    【中原中也】忍不住看向许久未见的搭档,但对方却十分刻意地错开了目光。

    不过这一次,【中原中也】并没有如同以往一样失落,之前【太宰治】的话他在外面也全部都听到了,他现在满心只剩下了开心两个字。

    不过【中原中也】同样意识到了现在略显僵硬的气氛,轻轻侧头咳了两声,还没等说些什么,一道声音却突然从两人头顶上传来。

    “总算出来了,我还以为我除了帮你们炸开墙壁,还要负责把你们带出来呢。”

    五条悟轻巧落地,对【中原中也】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失踪”了许久的【太宰治】,声音顿了顿。

    “该说一句好久不见吗。”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太宰治】很快恢复过来,礼貌朝着五条悟道谢。

    他知道对方作为东京咒术界高专的教师,本来是不应该掺合横滨黑.手.党这些错综复杂的势力的,这次出手也是冒着给自己惹麻烦的风险。

    不过五条悟却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过去的时候没有露面,监控也全部毁掉了。”

    “只要森先生查一下这次来的人,就会知道是你出的手。”

    “只有没有直接的证据,不管他怎么猜测都没辙吧。”

    五条悟笑眯眯地摸了摸下巴,一指【太宰治】。

    “不过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干脆算你欠我一次吧。”

    “五条先生。”

    还没等【太宰治】开口,【中原中也】就打断了他的话:“这次是我拜托帮忙的,如果要欠还是我欠你……”

    “不,要救的人是我,而且这个家伙本身就是冲着我才提的这个要求。”

    【太宰治】深知五条悟的想法,朝着他轻轻眯起眼睛。

    “我答应你。”

    五条悟脸上立刻浮现出计谋得逞的笑容。

    【太宰治】不再看他,径自往前面走去。【中原中也】瞥了五条悟一眼,转头跟了上去。

    因为现在的局势原因,两个人能够回去的也只有武装侦探社,五条悟一路上慢条斯理地跟在后面,时不时打量着从未见过的横滨景色。

    可快要走到一半的时候,【太宰治】却慢慢停了下来。

    【中原中也】有些疑惑:“太宰?”

    【太宰治】想到之前看到的金发萝莉,忍不住蹙眉:“中也,你还记得森先生的能力吗?”

    森先生的能力?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治】要问这个,不过【中原中也】没有犹豫,直接道:“当然,我记得是靠完全变身来进行战斗的能力。”

    “不,我说的是他变身之后的形象。”

    “形象……?如果我记得没有差错的话……应该是个金色头发的小男孩。”

    因为【太宰治】的问话太过奇怪,【中原中也】忍不住用疑惑的目光看过去。

    “怎么了,太宰?”

    【太宰治】沉默了一下:“不,没什么。”

    “我就是觉得,两个世界确实挺奇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