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我转生成了横滨碰瓷王 > 第44章 第 44 章
    没什么精神头的回到港.黑大楼, 两个多月没回来了还挺怀念的。梦野久作耷拉着眼皮点点头,算是给跟他打招呼的黑西装们一个回应。

    虽然很想直接回宿舍睡觉,但是上午还有课程要学。只能痛苦的给自己灌了一杯咖啡, 强打起精神去上课。

    如果不去上课, 老师肯定会跟森先生打小报告的。惩罚是不可能有惩罚的,只是想想森先生ooc的碎碎念就觉得很可怕。

    霸道老男人在线崩人设。

    被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梗冷到, 他抖了一下。

    好不容易挨过上午的课程, 顶着老师不赞同的眼神, 用最快的速度跑去食堂。做事不积极, 干饭第一名说的就是他了。

    香喷喷的炸猪排,浇上美味的酱汁, 就着米饭吃简直是一种享受。一口吃下去,就是满满的热量,真是罪孽深重啊。

    一边感叹着一边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冰可乐, 刺激的冰爽感从喉咙一路滑进食道, 整个人都爽的不得了。

    吃饭的时候支棱起来, 吃完饭又萎靡了,更强烈的困意涌上心头。

    他在内心里为自己辩解:吃完饭就犯困, 是因为吃完饭之后血液集中在胃肠道腹部当中。供应脑部的血液减少, 就会引起犯困的表现, 属于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

    所有人都一样的, 才不是只有他跟猪一样吃完就睡。

    堆积了两天的文件什么的, 都是不存在的。大不了就扔给中也处理,港.黑劳模干巴爹, 被太宰带坏了的梦野久作如此想着。

    回到宿舍, 躺进温软的被窝里, 迅速的进入状态。只是在睡着的前一秒, 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一直这么搞,他宝贵的八块腹肌是不是就会消失了。

    只是还没等他思考这个严峻的问题,黑甜乡就不容拒绝的把他拉了进去。

    美美的睡了一觉,再睁开眼睛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打了一个哈欠,他掀开被子下床舒展有点发软的四肢,可以听到轻微的咔吧声。

    稍微洗漱清醒一下后,又是活力满满的国中生了,虽然他就没踏进过几次学校。

    一边喝水安抚干渴的身体,一边站到落地窗前观赏外面的风景。他住的楼层很高,可以把半个横滨收入眼里。

    黄昏菊红色的余晖,把平时白又软的云朵都染上了暧昧的颜色。

    看了一会风景,他摸摸自己的肚子,满意的摸到八块腹肌:啊,又有点饿了呢。

    拿起手机和钱包揣进口袋里,他打算去外面转转,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多走动走动,待会还能多吃点。

    打开房门,门外正好有两个巡逻的黑西装经过,看到梦野久作后微微行礼:“梦野大人,下午好。”

    “嗯,下午好。”梦野久作睡饱了心情正好,很给面子的对他们露出甜甜的笑容。

    没成想两人看到梦野久作的笑容,身体竟然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这就让梦野久作有点不高兴了,他难道是什么魔鬼吗?至于这么害怕嘛,笑了一下而已,难道还会吃了他们不成。

    带着微妙的不爽,梦野久作的甜笑渐渐变化成他的招牌纯洁笑容。唔,就是他一般出任务时,会对敌人露出的那种笑容。

    满意的看着两人抖的更厉害,他又重新愉悦起来。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抱着诅咒人偶,一蹦一跳的离开港.黑大楼。

    一出港.黑大楼,就能看到带着相机,四处拍照留念的游客们。附近一个本地市民也没有,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外地人才敢过来。

    毕竟这五座港.黑大楼,可是横滨的地标建筑没有之一。是来横滨旅游的人必打卡地点,官方名称是港口贸易公司大楼来着。

    他在那群拍照的游客里,还看到了早上在电车上见过的那个奇怪小学生。

    不过,这些都跟他没什么关系,目标明确的溜达到附近的餐饮街。别看本地市民没人敢接近港.黑大楼,但是为了挣钱在附近开餐饮店却没人能拒绝。

    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现,其他人发现在港口黑手党附近开餐饮店。挣得多不说,治安还特别好,敢在这边闹事的傻缺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于是越来越多的餐饮店在这里开起来,慢慢形成了这条餐饮街,甚至在横滨都非常出名。

    因为它的高安全性,不止港口黑手党的人和外地游客会来光顾,本地市民也经常选择来这边就餐。

    从街头走到街尾,太多选择就造成了梦野久作不知道该选哪家的烦恼:不管哪家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

    梦野·选择困难症·久作最终选择了人最多的那家店,遇事不决当然要选人多的店。它不一定是最好吃的那家,但味道肯定错不了。

    抬步走进这家餐馆,招牌下拉着横幅‘五周年庆典’。与精致淡雅的装修风格不符,一踏进店里就听到欢快跳脱的音乐声。

    但是想想今天是这家店的五周年庆典,音乐欢快一点好像也挺合理的。店里人声鼎沸,就连坐在一起的人想让对方听到自己的话,都要提高音量才行。

    排队等了一会才轮到梦野久作,漂亮的小姐姐穿着职业套装。胸口处有身份牌,她是这家店的店长名字是竹内知美。

    在看到一个孩子站在她面前时,竹内知美不由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显然她很喜欢孩子:“欢迎光临,今日是本店的五周年纪念日,所有套餐都打八折哦。”

    梦野久作站在柜台边上看菜单,上面的菜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他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了招牌套餐,然后告诉竹内知美:“给我来一份招牌套餐。”

    “好的,招牌套餐一份,请稍等。”竹内知美对着梦野久作露出温柔的微笑。“还有一个惊喜,为了回馈客户本店安排了抽奖活动。一会用餐完毕,要记得来这里抽奖哦。”

    “诶,有抽奖!那我肯定忘不了,谢谢店长小姐姐。”梦野久作一听说还有这种好事,立刻眉开眼笑。中不中奖品无所谓,快乐的地方在于可以抽奖。

    店里客人很多,他很艰难才找到一个空位,得到了对方能够拼桌的答复才坐下。

    跟他拼桌的是一家三口,坐在他旁边的可爱正太跟他差不多年龄的样子。一头浅蓝色乱发,有着小鹿一样漂亮的圆眼睛。

    等餐绝对是世上最难熬的事,耳朵不由自主的听着这一家人的谈话,听到蓝发正太叫阿哲,今年开学是国小六年级生。

    内心世界天崩地裂,他维持着脸上的表情不动声色。眼睛瞄了一眼他们俩差不太多的身高,那个蓝发正太只比他矮一点点。

    一瞬间他的悲伤逆流成河,蓝发正太比他小两岁,可他们差不多高。他这些年好好吃饭、喝牛奶还坚持锻炼,13岁了也只有一米五。

    难道他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小矮子吗?此处需艾特中原中也。被打击到了,他蔫哒哒的垂着头盯着桌面。

    一家三口中的妈妈也是一头蓝发,漂亮的一点也不尖锐,是很温婉的那种美丽。她关注儿子的时候,注意到拼座的小孩情绪不对。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蓝发女人面露担忧的询问。

    “没有,就是有点饿了。”梦野久作突然被陌生人关心,楞了一下才开口。当然不可能说实话,他不要面子的嘛。

    “你自己一个人出来用餐吗?”蓝发女人看着这孩子孤零零的一个人,忍不住关心了一下,是跟她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呢。

    “嗯,监护人很忙,我自己一个人吃饭就可以。”梦野久作连忙解释:“我马上国二了。”

    “哦,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跟我儿子一样的年龄。”蓝发女人吃惊的掩嘴低呼。

    应付不来这么热情的好心人,他借口上卫生间跑路了。匆忙之间他没注意到,那个让他感觉奇怪的小学生也在这间餐厅。

    柯南在人群的包围中,用眼角余光关注着梦野久作。之前在列车上,他就发现梦野久作对于注视自己的目光特别敏锐。

    顺着服务生的指引,梦野久作找到卫生间,这里音乐声小了很多。

    刚一进门他的脚步就停住了,这家店的卫生间打扫的非常干净。没有难闻的异味,甚至因为熏香而充斥着淡淡的香气。

    这反而让卫生间里的异常,更加明显了。一种让梦野久作非常熟悉的味道,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那是淡淡血腥味。

    “有点意思。”梦野久作闻到血腥味忍不住轻轻一笑。

    顺着血腥味他走到最里面的隔间门口,一滩血液从门内溢出来。这恐怖片一样的开头,让他有点紧张心跳加速,会不会打开后看到女鬼呢。

    推开隔间门,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浑身是血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非常普通没有任何灵异元素,让他失望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这一地的血,又看看受害者胸口的伤,估摸着这人应该已经死透了。上前把手指探到这人口鼻处,等了一会果然还是没感受到呼吸。

    谨慎的没触碰这个男人的身体任何部位,不知道他这是碰巧遇见了凶杀,还是有人就是冲着他来的。

    他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吧,这里特指活人,已经干掉的敌人不算在内。

    知道他就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候补q的人寥寥无几,难道是不知道他身份的人,看他进出港.黑大楼想出来的歪点子?

    盯着男人的尸体,梦野久作陷入了被害妄想症的旋涡,天下人都想害朕.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