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蚀骨美人 > 第45章 食欲
    朋友。

    凌俞动作微微一顿。

    他侧头看着旁边的青年。

    对方说这话的时候, 表情依然愉悦,还夹起了他剥的扇贝咬了一口,微微眯起的眼眸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orange挑了挑眉, 还想要再问, 只是当视线触及自家队长脸上冷淡目光的时候,却默默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桌上忽然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之中。

    fire悄悄摸摸地环视一圈。

    他搭档riki是和凌俞差不多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性子, 季风还在懵逼, orange现在还不好接话。

    真愁人, 难道只有靠他自己挺身而出了吗?

    fire犹豫了一会, 尴尬开口:“哈哈,怎么大家忽然之间不说话啦, 来,继续吃、继续吃。”

    orange于是顺势扯开话题:“哈哈哈,是啊是啊, 还有大半桌烧烤没吃呢, 来, 咱们多吃点哈。”

    季风道:“fire哥,你刚才不是说还点了饺子吗, 我正好有点吃不饱, 饺子呢?”

    fire:“……”

    orange:“……”

    fire一脚踩到了季风的脚上。

    季风委屈地痛呼出声, 连家乡口音都蹦了出来, “fire哥你干啥子嘞?!!”

    fire又踩了他一脚。orange不忍直视。

    没有理会队友们的交谈, 凌俞手上的动作在停顿了片刻之后,就继续从桌上拿起一根新的烤串, 将东西剥下来放到谢眠的碗里, 淡淡道:“多吃点, 你太瘦了。”

    谢眠微微唔了一声, 然后抬起眼看他,轻声道:“哥,你不要光顾着给我剥,自己也吃啊。”

    那双眼睫毛卷长,黑白分明,看人总有一种专注而真挚的意味,可在此刻的凌俞看来,却还有带了那么点残忍不自知的天真。

    “你手受伤了,不方便。我不饿,先帮你剥,待会吃。”他道。

    青年闻言乖巧点了点头,对他弯了弯眼。

    “谢谢哥。”

    凌俞垂眸看着他容颜,有些心不在焉。

    于是没有注意到自己拿错一串特辣的烤香菇,剥到了谢眠的碗里。

    “咳咳咳……”

    青年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凌俞看了眼他碗里被咬了一小口的烤香菇,才知道自己拿错了。

    之前几次约饭,他已经摸清楚了谢眠的口味——

    习惯清淡,爱好甜食。

    不吃辣。

    但凡有点辣椒的食物都会被对方拨开,连辣度没有多少的彩椒也都不行。

    他之前以为对方只是单纯不喜欢吃。

    没想到是真的半点都不能吃。

    青年捂嘴咳嗽着,被辣得呛出泪花,白皙小巧的脸颊浮起红晕。

    凌俞想给对方倒橙汁,却发现已经倒光了。他起身要去前台取,却见青年匆忙拿起手边的一罐啤酒,仰头喝了一口。

    ——那是他刚刚喝过的啤酒。

    凌俞微怔,抿了抿唇,依然起身去前台取了瓶新的橙汁,回来时候看到谢眠已经缓了过来,只是脸上还泛着薄红,也不知是呛的,还是喝酒喝的。

    他给谢眠倒了一杯新的橙汁,又将啤酒拿走,沉声道:“明知道自己不能吃辣,刚才怎么还吃?”

    顿了顿,又道,“……难道以后别人喂你什么,你就吃什么吗。”

    谢眠却抬眼朝他笑了笑,眼神里带了点醉意,轻飘飘道:“因为是哥给我剥的,才想尝尝。”

    凌俞捏了捏指尖,忽然把手里的啤酒拿起来喝了一口。

    尝到了一点残留的玫瑰花香。

    旁边季风却忽然睁大眼,完全愣住了。

    以队长的洁癖,居然还会喝别人喝过的东西???

    他忽然想起刚才fire欲言又止,还有狠踩他的那一脚,季风终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刚才眠眠口里那个“朋友”,不会是“男朋友”的意思吧?

    他之前难道一直在觊觎队长老婆???

    细思恐极的季风食不知味吃了一顿宵夜,不时用视线偷瞄身旁两人。

    等吃完宵夜,已经是凌晨一点。

    谢眠似乎是有点喝醉了,被他家队长扶着出了包间。

    看着两人背景走远,季风马上蹦起来,对fire道:“fire哥!队长是在和眠眠谈恋爱吗?”

    fire用关爱蠢蛋的表情看他一眼,道:“不是。”

    季风眼睛一亮,“那——”

    orange补充:“应该只是队长单方面先动了心。”

    季风眼睛更加明亮。

    fire:“我劝你别做危险尝试。队长二十六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个可心的,你还不懂眼色想凑上去,是想加训到什么时候?”

    说到这,fire语重心长,“你还年轻,要珍惜性命。”

    季风:“……”

    *

    因为喝了啤酒,凌俞晚上不能开车。

    他低头打开手机软件叫了代驾。

    在等对方来的时候,他扶着谢眠上了车后座,俯身给他系了安全带。

    对方表情有些困倦,脸上还带着醉意的薄红,抬手打了个哈欠,像只慵懒的猫咪。

    一点啤酒的酒精含量其实并不太高。凌俞并不确定对方到底醉了几分。

    就像他不确定对方对自己的心意,究竟存有几分,是他所想那般。

    他坐在谢眠旁边。

    代驾过来了,很快将车子启动,行驶进公路上。

    车在红绿灯时候停下,夜晚迷离的霓虹灯光照入了车中。

    坐在旁边的青年眯了眯眼,似乎有些不适应,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拿起手边那个可可爱爱的粉红色猫耳头箍,戴到了自己头上,朝他歪了歪头。

    “哥,好看吗?”

    他目光带着几分醉意迷蒙,微卷黑色头发被猫耳发箍压着,脸蛋漂亮得惊人。

    周围城市的繁华和人世的喧嚣似乎在一瞬间褪去了。只有两人之间的距离接近,仿佛尽在咫尺。

    凌俞依然无法辨认眼前人对自己的心思究竟如何。

    半晌,他哑声道。

    “好看。”

    谢眠歪头看着他,目光有些迷离笑了笑,轻声道:“哥的手也很好看。”

    回到了酒店,把车停好,凌俞把人扶到房间,让他靠在自己床边,起身去拿醒酒药和水。

    回来时候却看到对方靠在床头,似乎想起什么,轻声自语道:“对了,奖励。”

    “哥之前说,如果你能获得这次dpl决赛的冠军,就想要我给你准备一份奖励。”他歪头笑道, “哥想要从我身上拿到什么奖励啊?”

    凌俞拿着水杯凝视着他,忽然不想再忍耐,低哑声问道:“谢眠,在你眼里,究竟把我当做是你的什么人。”

    青年眨了眨眼,轻轻道:“是朋友……”

    听到这回答,凌俞忍不住俯身凑近前,眼眸里面的暗色与侵略堆积。

    “只是朋友,嗯?”

    谢眠的脸泛着酒醉薄红,但仍留存有意识,微微撩起眼皮,静静看着他。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青年模样一如既往的可爱温顺,只是此时此刻,在他直觉里,却仿佛多出了一点仿佛和人世隔绝的疏离隔膜。

    明明距离非常靠近,却又似乎无比遥远。

    凌俞想要将这层隔膜打破。

    于是他吻了上去。

    对方依然乖巧。

    他尝到了对方唇的滋味。柔软,甜蜜,泛着玫瑰花香。和想象之中一样美好。

    让他忍不住捏住对方下颚,吻得更深,更里。

    谢眠身体在颤抖。

    浓烈的阳气透过吻传递过来,烈酒的滋味灌入喉咙,倾泄入他阴冷的魂魄之中,如此熨烫妥帖。

    他闭了闭眼,终究放纵自己沉溺于食欲和快感交替的漩涡里。

    想依偎进男人怀里,掠取更多的阳气,又想要反客为主,一点点将对方吞吃殆尽。

    浓郁的烈酒气息的阳气将他包裹,让他感觉醺然欲醉。

    却忽然之间,感觉到一丝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