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天上掉下个林叔叔[红楼+清穿] > 第53章 第 53 章
    因为这一趟沙俄之行, 一去便是几个月,胤禟,胤俄这才回来, 而且还是为立了功回来的。

    不仅被皇上大加夸奖, 而且一些消息灵通的很快就知道他负责的皇家商会,以后比那下金蛋的鸡来钱还快, 不过想到人家是直接更皇上对接, 而且里面还涉及到抚蒙格格的利益, 虽然大清的格格向来没什么牌面, 但是人家有皇上爹,皇子兄弟, 或者有个得力的皇子爹呀,这个时候他们要是敢伸手,那就等着被皇家剁爪子。

    不过伸手他们不敢, 但是跟着喝口汤, 他们总可以了吧。谁家还没几个贪玩不务正业的儿子, 这下都盼着能把这些上辈子欠了他们的儿子,费劲巴拉的塞到九阿哥的商队中, 这样跟着九爷跑几趟, 不仅能见见市面, 几年下来少不了要攒上不少钱, 这样以后分家了, 也能活的人模人样,不至于过不下去, 要回盛京老家去种地。

    因此, 这段时间, 胤禟, 胤俄还没喘口气,各种托关系的人的名帖就来了。处理了几个不好拒绝的,胤禟,胤俄便交代门卫最近谁的名帖也不许接,反正门一关谁也不爱。

    这些人眼见九阿哥和十阿哥这里走不同,只能另外想法子,一时间不少人七拐八拐的把消息递到宫里宜妃面前,或者九阿哥的同胞兄弟五阿哥那里。

    翊坤宫宜妃,刚把娘家的嫂子送走,虽然不高兴自家人狮子大开口的模样,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她的好心情。反正自从当年她进宫后,虽受帝宠,但迟迟没有怀上龙胎,皇宫里闲话的人不少,不过最让她难过的便是,她的娘家招呼也不和她打一个,就把妹妹送进选秀的队伍中。

    之后,随着妹妹入宫,有孕,她面上笑着,每天都在理智和发疯之间徘徊,但是最后她克制住了自己,毕竟她就这么一个亲妹妹,性子骄纵,但是对她这个姐姐总是依赖和信任的。

    好在现在一切都否极泰来了,除了幼子胤禌早逝外,胤棋,胤禟健健康康的,她就没什么好求的了。虽然平常没少被其他三妃,用胤棋木讷不得上意,胤禟不务正业来戳她的心肺子,但是在宫里活了大半辈子,只要两个孩子好好的,她才不会一定要他们多有出息。

    皇上的儿子笨些,爱玩些,怎么了。

    反正只要大清不倒,他们这一辈子荣华富贵那是不愁的,至于那个位子,多少人为了它没了性命,她一点也不希望自家儿子对她有兴趣,好在,两个孩子的确对那个位子不感兴趣。

    不过想到小儿子,天天跟在那个奸猾的老八后面跑,搅合到这些事情里面,她就头疼。现在好了,真的是老天庇佑,她的小儿子手里终于有正事了,不仅得了她皇阿玛的夸奖和器重,而且想到刚才她嫂子的话,这还是第一次呢,族里眼巴巴的求着她儿子办事。

    真是出息了,走不通那小子的门路,转而求到她这额娘身上来了。真给她长脸,大大满足了她额娘的虚荣心,以后看谁还敢说她儿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了。

    心情一好的宜妃,当下便道:“橘香,走,开库房本宫要去挑点好东西,给老九福晋送去,对了还有我们塔娜的。”一想到她这嫡出的孙女塔娜,宜妃就忍不住叹口气,简直就是个老九的升级版,窜天猴一样,比他爹还难缠,比他爹还爱财,第一次进宫,才周岁的小人,就抱着她头上的金钗珠饰不放,给一个还不行,必须所有的都给她才行。

    边上的橘香,想到跟着九福晋一同进宫,可爱的不行的胖格格,这会儿听她家主子的叹气,又想到九爷府上一连生了五个格格,还未见个阿哥的影子,不免劝道:“娘娘别太过担心,俗话不是说,先开花,后结果嘛。有塔娜这么福气的小格格在前面带着,也许要不了多久,便能听到九阿哥府上传来好消息。”

    宜妃听了这话,不在意的道:“本宫有什么好担心的,看看老九那后院一屋子的女人,多的是人想给他生孩子,总会生出个阿哥来的,不过不管他有多少个儿子,但是都不能越过我们小塔娜。”她又不是那慧妃,一心盯着儿子的后院,就盼着抱孙子。

    什么孙子孙女的,她还是看眼缘,老五家不是没有给她生孙子,不过到底还是没有老九家的塔娜投她的缘,一想到最后如愿所尝,从她这里打劫了一兜子好东西,笑的两眼弯弯的孙女,宜妃心里就欢喜。

    “这个不错,看看一盒子的银制的十二生肖,一点都不呆板,怪可爱的,给本宫的小塔娜送去,还有这个新进上来的红宝石璎珞,够亮.....”

    而这边,九阿哥府。

    离开家几个月,回来一听说儿子有了,胤禟倒是挺高兴的,这些年他府上接连生女,聚会的时候,没少被家里几个无良兄弟拿出来调笑,现在看看,他也有儿子了,什么宜女相,呸呸呸,特别是他三哥,看了半天周易,还有乱七八糟的相学书,不就是仗着比他早出生,大几岁嘛,就喜欢瞎杜撰。

    这不一回府,一进福晋的院子,听说闺女塔娜在睡觉,九爷看了眼正在打算盘的福晋,忙脚底抹油,拐到边上侍妾刘氏院子里,去看儿子去了。

    看着小老头一般的儿子,九爷有些嫌弃,但是到底是自家的,而且这个儿子的到来,可是帮他打破了那啥子宜女相的瞎话,便伸手想摸摸小孩的脸。

    可惜,他一个大男人,从小练武,再加上有在外面风吹雨打,跑了半天,手上老茧不少,这一摸,小孩子便哇哇哇的张嘴大哭起来,边上的奶娘丫鬟忙拥了过来,开始哄起孩子来。住在边上侧房坐月子的刘氏听到动静,便急的不行,隔着门都能听到她在闻,怎么回事,孩子怎么哭了。

    作为第一给为九爷生下阿哥的人,刘氏这段时间一边欢喜,甚至幻想着,爷一回来看到儿子,一高兴便把她升为侧福晋,而福晋之前生女儿的时候伤了身体,再怀上很难,这样一来,她儿子便是长子,是不是以后她们爷的爵位也能落到她儿子的身上,那她以后....

    一边,又害怕福晋看是个儿子,便要给抱去自己养着。凡是点风吹草动都能把她吓的不行,坐个月子反而更憔悴了。

    一看儿子这样,没有心的渣爹便又跑了,一时觉的儿子也就这样,还没有他家闺女霸气。

    而被九爷惦记着的女儿,的确挺霸气的,睡了一个饱饱的午觉醒来,便让人抱着她到自家额娘跟前,依偎在她额娘身边,看她额娘打算盘。

    若是忽视她那小爪子,倒也是一副母女和睦的景象。不过很快九福晋嘴角抽了抽,停下打算盘的手,把闺女拽她腰间玉环的小爪子给扒拉开。

    一边还训人:“不是说了,不是什么东西看上了都是你的,动不动就上手。”

    没有达成目的胖娃娃,一边眨巴着眼,一边奶声奶气道:“我的,娘说果,娘的,阿马的,都是我的。我的”说完还指了指自己。

    听了这话,九福晋愁的不行,这是自己坑了自己呀,只好祸水东引道:“你阿玛回来了,他的都是你的,想要什么找他去。额娘的,你且等一等,等额娘以后再给你。”

    胖娃娃一听阿玛回来,果断不再和自家额娘歪缠,伸手霸气的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丫鬟,道:“抱,走,门”

    那丫鬟长的壮壮的,人长的憨厚,这会儿一听自家小主子吩咐,边忙上前抱起胖娃娃,同九福晋行了个礼,便出了院子,在院门拦到了一只九爷。

    自家胖闺女甜甜几声阿玛,就让九爷乖乖的把自己身上玉佩,戒指,还有钱袋子都上交给了自家这个胖闺女,这才抱着胖闺女往福晋府里走。

    这才抱着闺女说了一会儿话,就听自家福晋对闺女说:“塔娜,你手上抱着这么多好东西,手累不说,要是掉了那就太可惜了,要不你先拿回去放好,再回来和你阿玛说话,好不好?”

    九爷一听,便知道坏了。刚想要开口,就听自家闺女毫不犹豫的道:“恩,听话。”额娘说的对,她是听话的好宝宝,当下便让丫鬟抱着她回自家的房间,把东西放进自己藏宝箱里才能放心。

    女儿一走,九爷就想跑,就被自家福晋拦住了,便听她家福晋拿着算盘,凉凉的开口道:“这次你一走便是三个多月,府里大小事情我在打点,刘氏怀孕,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保的她们母子平安,这一胎可是个儿子。这次管家费,还有保胎费,以及我们母女的心灵受伤费,共一千一百三十二两,给你打个折,爷给一千一百两吧。”

    九爷气的不行,反驳道:“不是说好,一个月管家费一百两,这才三个月,最多三百两,刘氏怀孕保胎顶天五百两,至于你那心灵受伤费...”说到这里被自家福晋狠狠瞪了一眼,便不敢嫌多了。

    只能肉疼的道:“等明儿爷让人给你送来。”

    九福晋这才点头,高兴起来,和自家爷打听起千里之外的沙俄的趣事。被榨了两重的九爷,早已经没有脾气了,其实他已经习惯了。

    这会儿一听福晋问,当下眉飞色舞的和自家福晋说起他在沙俄的经历,其中少不了艺术加工,等到女儿回来的时候,也加入其中,一大一小两个听众崇拜的看着他,让九爷瞬间打消了破财的忧伤。

    打小跟着九阿哥一起长大,作为九阿哥的心腹太监何玉柱,看着这一幕,心里不得不对福晋赞一句,高,真高。

    .......

    同时,夜里,乾清宫,康熙帝正在闭目沉思,他几日都在琢磨火器的事情,当年他们的老祖宗们和前明作战的时候,从明朝学习来的火器知识,为他们后期入京立了大功,火器的威力他如何不知,就是太知道了,一个普通人那到一把鸟枪,就能轻松干掉一个习武多年的壮汉。

    年轻的时候,他对火器也极为看重,不然也不会建立火器营,建立鸟枪队,日常专门练习鸟枪,子母炮等火器。护卫皇家园林,以及拱卫皇城的军队中,便有独立只听命于皇上的鸟枪队,即便到仍然保留着。

    只是这些年,国内局势虽然面上平稳,但是暗地里地方叛乱,别有用心的异教,虎视眈眈,满汉矛盾也是叫人头疼的一点。康熙帝担心一旦放开,加大对火器的研究,让这些威力惊人的火器制作法子流入民间,壮大民间势力。

    而且还有一点,最主要的是,掌握火器知识的大多是汉人工匠,他担心放开后,这些汉人力量的壮大,地位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