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我演你啊[反无限流] > 第63章 63.一只贞子出墙来
    房间外面是狂风暴雨, 胆战心惊。

    房间里面是薯片可乐,欢声笑语。

    任谁看了不得说一句好家伙。

    但偏偏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有人可以做到怡然自得, 有的人却是如坐针毡。

    常鸿才, 也就是拿了文旅部部长身份的那个玩家此时正在屋里来回踱步。

    那副焦急的样子简直和躺在沙发上乐呵呵看电视的周文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的脚步声吵到了他看电视,周文华啧了一声。

    “我说你这大晚上的, 来来回回也走了快有三四十分钟了, 你是在刷微.信步数吗?安安生生坐下来歇一会吧!”

    常鸿才苦笑:“我哪儿坐得住啊。”

    又不是谁都和你似的, 心大地没边儿了。

    当然, 这话常鸿才也只敢在心里说说。

    眼看着时针已经快要指向十二点了,他忍不住问:“你说今天晚上会是个什么情况?外面怎么没有一点动静呢?”

    周文华不以为意:“还能是什么情况, 顶多淘汰一个人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面雨下得太大的原因,电视的信号接收似乎有点不太好,画面上开始出现了彩色的花屏。

    周文华烦躁地拿起遥控器在掌心拍了两下, 重新换台。但无论他换到哪一个频道, 电视上都时不时地闪过一阵彩色乱码。

    常鸿才一听他这散漫的语气便有些不快, “……顶多淘汰一个,你说得倒轻巧, 万一选中了我们俩怎么办?”

    周文华调了半天没有调到一个能看的台, 将遥控板扔回沙发上, 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 “你有病吧, 咒我呢还是咒你自己呢?别老说这种丧气话,不吉利。”

    他曲起指节敲了敲茶几, “那些鬼一般都只在深夜活动, 咱们今天就守好了, 别像昨晚那样睡过去了就行。”

    是的, 别看他们俩一副偷奸耍滑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们也是认认真真安排了分工的。

    只不过昨晚的情况和另一组差不多,饶是他们计划了轮班守夜,最后也都睡了过去——这也是为什么大晚上的,周文华还在这儿看电视的原因。

    他们得想办法不让自己睡过去。

    周文华:“再说了,他们那一组晚上还都在外面晃悠呢。咱们在屋里好好呆着,天塌了都还有个高的顶着。你担心什么——你什么时候把窗户打开了?”

    常鸿才还在思考他前面说的内容呢,闻言愣了一下。

    “什么开窗?我没开窗户啊,是不是你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忘记关了?”

    周文华:“不可能吧?”

    常鸿才:“你最后一个离开的你不记得了?”

    常鸿才说着便要往窗户旁边走去,可走到一半,他突然僵在了原地。

    周文华还以为他去关窗了,于是转过头接着看电视。没想到等了两分钟之后,窗户依旧开着。雨水接连不断地飘进来,啪嗒啪嗒地砸在地上。

    他回过头,冷不丁得看见常鸿才就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目光呆呆地盯着窗户,吓了一跳。

    “你不是去关窗户么?杵在这儿干什么呢?”

    常鸿才像是宕机了似的,对他的话充耳未闻。过了两秒才眨眨眼回过神来,问:“这场雨下了多久了?什么时候便得这么大了?”

    周文华不明所以,但还是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傍晚开始下的,大概下了好几个小时才小雨转大雨的吧,具体我也记不太清了。”

    常鸿才:“那为什么我们现在才注意到窗户没关?”

    周文华也一愣。

    按理说,要漏雨的话,那早该有动静了,他们俩在屋子里待了这么久了,如果窗户真是一直没关的话,他们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

    除非……

    有人中途打开了它。

    周文华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镇定道:“或许只是因为没插销,被风吹开了。”

    因为是仿古式的建筑,所以他们房间里的窗户也不是现代社会常见的玻璃推拉款,而是那种从中间分开往外推的,关闭的时候也需要插上销才行。

    “关个窗户而已也能把你怕成这样。”周文华嘟囔一句,自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走到窗户面前,“啪”地一声,轻而易举地就把窗户给关上了。

    “你看,根本什么事儿也没有。”

    周文华边说边插销,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余光里似乎瞥见一道人影。

    周文华手上的动作一顿,过了两三秒钟才缓缓抬起头。

    然而就像是错觉似的,他面前除了满是水迹的窗户以外什么也没有。

    或许是他看错了吧。

    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没准只是掉了个叶子树枝什么的——毕竟他们现在身处二楼,窗户外面是完全悬空的,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人影从窗户外路过?

    周文华这样安慰自己道。

    但说是这么说,手上慌乱的动作却出卖了周文华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两三下插好插销,动作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倍。可就在他刚准备转身退开时,却突然发现窗户外面有个人影在看着他!

    不是叶子,也不是树枝,而是一个真正的人影。

    那一瞬间,周文华浑身冰凉地僵在原地,竟然连尖叫都忘记了。

    与此同时,那道人影似乎也发现了他的视线,然后直接迈开步子朝他走了过来!

    几乎只是眨眼间,窗户上渐渐显露出那道人影的脸来。

    周文华原本还一阵心悸,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结果看清那人的长相之后,他顿时没忍住咆哮道:

    “常鸿才!你他妈的有毛病吧!没事儿你默不作声地站在我身后做什么!”

    被点名的常鸿才一愣,顿时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你有毒吧,什么默不作声站在你身后?你去关窗户前我就一直站在这了。再说了,难不成我站哪还得给你打个报告?”

    见周文华脸色不对劲,常鸿才突然顿了一下。

    “等等,你不会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常鸿才虽然胆小,但是在某些方面,他的观察力确实相当敏锐。否则他也不可能活过前面那么多个副本。

    “你说呢!”

    周文华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都是咬牙切齿的。同时也下意识的忽略了常鸿才话中的一个关键信息——他刚会儿一直没动过。

    而周文华刚才在窗户当中看到的那个人影却是实打实的朝他靠近了几步。只可惜这会儿的周文华还沉浸在那种自以为被愚弄了的怒气中,压根儿没意识到有哪里不太对劲。

    真要说起来,刚才他有多害怕,此时就有多生气。

    他还以为自己碰上鬼了呢,没想到定睛一看却是自己队友的影子。

    那一瞬间,周文华的心情简直就跟坐过山车一样。

    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

    “人吓人,吓死人!”

    屋子里骤然响起这样一道女声。

    常鸿才顿时皱眉,问:“你在说话?”

    “啥?”周文华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自己把心声说了出来。两三秒钟后他又突然反应过来,劈头盖脸地吼过去。

    “你疯了吧?老子是男的!”

    常鸿才:“那是谁在说话?”

    周文华冲着旁边的电视机抬了抬下巴:“肯定是电视里的声音呗。这屋子里就只有我们俩,除了电视,还有什么能够发出女声?”

    常鸿文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电视机。

    里面果然是在放一个现代恋爱肥皂剧。

    女主角正在咖啡厅里和一个小狼狗打情骂俏,刚才那句“人吓人,吓死人”就是小狼狗带着恶作剧出场时女主角亲口说的。

    只不过女主角的台词功底似乎有些不太好,于是一张口就吓了两人一大跳。

    虽然剧情有些无聊,但如果只看两位演员的脸的话,这个剧也不是不能用来打发时间。只可惜从几分钟前开始,电视机的屏幕上就一直在闪烁着彩色的花屏,滋啦啦的,莫名让人心里一紧。

    过了一会儿,两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方面。

    “这个咖啡厅里怎么还坐了个穿旗袍的女人?”

    “不知道,或许是为了表现出这是一个国际化、包容性强的大都市,所以特意安排的群演吧。”

    “哦哦……”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偶尔还会有一两道闪电。

    常鸿才咽了下口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有事要发生的感觉。”

    周文华没理会他,直接拿起遥控板,将电视的声音又调大了一些。三更半夜的,两个大男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腻腻歪歪的肥皂剧,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

    简小玉见状没忍住笑出了声。

    “噗呲。”

    而此时电视里正放到“丫头,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女人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引起我的注意”的桥段,房间里突然响起简小玉那不合时宜的笑声,两人几乎是唰地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什么人!”

    “轰隆——”

    一道惊雷猛地劈下,声音大地仿佛是在耳朵边炸开一般!与此同时,屋子里的灯光也跟着跳了两下,明灭不停。

    电视机上的画面疯狂跳动,最后全部变成了成彩色的马赛克。明早就关好了门窗,屋子里却突然阴风大作,整个房间里的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致!

    周文华眼疾手快地抓起桌上的水果刀,然后迅速退开。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目光警惕的打量着门窗的位置,如临大敌。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正前方的电视机里突然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从电视机里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