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全世界跪求我做个好人[无限] > 第82章 好学生和坏学生5
    季察苦着脸来找了左青和裴修。

    他有气无力道:“这可咋整啊, 他们都不答应给我投票,说早就跟其他人约好了。我这个身份一拿到手就是个f级,今天会不会还是我啊?”

    裴修安慰道:“应该不会的, 我们不是有两票给你吗, 我觉得会有零票的人出现,你不会太危险的。”

    他们五个罪犯之间的投票是做不了假的, 因为每个人都必须按照顺位给下两个人各投一票, 那么如果他们中有人只得到一票或者一票都没有, 没有给对方投票的那个人根本瞒不过去。

    所以即使钟欣已经开始用哄骗的方式骗别人投票了, 但她也不敢违背罪犯之间的规矩——除非f级只会在罪犯之间产生。

    季察道:“希望两票能够吧,要是两票够的话, 我们大家都不会有事了。”

    他刚说完,前排的李晓忽然站起身大声说道:“是谁在班级群里说那些话的?有钱了不起啊?你凭什么欺负左青!你有本事就别匿名,站出来让大家看看到底是谁啊!”

    她看起来很愤怒的样子, 但即使是在皱眉, 还是特别漂亮。

    左青盯着她看了会儿, 突然觉得有点无趣了。

    就像钟欣说的,幼稚。

    她懒得再跟她玩宫斗, 转头冲后排几个男生招了下手:“我教你们一招锁喉, 要学的赶紧来。”

    裴修挑了下眉, 起身让到了一边去。

    后排的桌子和黑板之间还有很大的空地, 这一下子成了练武场, 几个男生跟着左青玩得特起劲。

    裴修靠在一边旁观,直到上课铃响大家才各回座位。

    左青坐下来拍了拍袖子, 脸上还挂着玩得很开心的笑。

    他笑问:“好玩吗?我看你都快成他们老大了。”

    她想了想:“你这么一说倒也不错, 下课我就让他们喊老大。”

    “……你干脆留在这里读书得了。”

    第二节课也很快结束, 左青去了趟卫生间, 回来看到桌上摆了一瓶饮料,一只雪糕和几只棒棒糖。

    她愣了下,问裴修:“你买的吗?”

    他抬起头,脸色有些奇怪:“你的那些小弟给你买来的。”

    左青拿起雪糕拆开,笑说:“嘿,这些人还不错嘛,真上道!”

    裴修眼看着她咬了口雪糕,偏开头摸了摸鼻尖。

    她唔了声,吞下嘴里的东西盯着他问:“怎么了?你也想吃?”

    说着她就递了过来。

    被咬了一口的雪糕凑在裴修唇前,距离近得能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气息。

    他垂眸看了眼,往后撤了点:“你吃过了还给我?”

    左青撇嘴,收回手又咬了一口,含含糊糊道:“我都不嫌弃你,你居然嫌弃我,不吃算了,你自己买去!”

    他看了看她,目光犹豫着闪动了下,低声问:“你跟其他人也会一起分一根雪糕吗?”

    左青一愣,脑袋往前一凑盯着他的眼睛,半眯起眼睛道:“我发现你有点不对劲。”

    裴修呼吸一窒,看着她不敢出声。

    很短的两秒对视,却让他觉得无比漫长,紧张得连眼睛都忘了眨。

    忽然,左青对他眨了下眼:“那头狮子是不是说中了?”

    话音未落,裴修就狠狠的吸了口气。

    他脑子里出现了两道声音,一道催促他赶紧承认,一道却告诉他还不到时候。

    犹豫之间,却见她笑眯眯的撩了下刘海,昂首道:“唉,我这该死的无人能挡的魅力啊。”

    裴修:“……”

    他低头笑了笑,伸手捂了下额头。

    第三节课很快也过去了,这是今天下午的最后课间十分钟。

    钟欣似乎已经交到了不少朋友,正坐在一群女生之间开心地说话,看样子应该是什么都不担心了。

    季察有一点忧心的样子,时不时的朝其他罪犯们看,像是要借此安慰自己至少会有保底的两票。

    蒋游则几乎不与左青等人交谈,也没怎么去和其他人交流的样子,一直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就像个普通学生。

    左青还是尽量让那四个坏学生给她投票,顺便提了句裴修,但他们却表示班长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不会缺他们这几票。

    裴修找一些人闲聊过,但都才说上几句话,就会见到李晓和一直跟着她的牙箍女生走过来加入话题。

    他只好回座位,或者去外面走廊站一站。

    很快便到了第四节课。

    而就在上课铃敲响的时候,班里的气氛就忽然一下子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这是一种可以非常清楚感受到的变化,就像是炎热的房间在一瞬间变得寒气逼人一样明显。

    左青和裴修都不由脸色一变,纷纷看向其他人,却见那些学生的表情,都凝重得有些吓人。

    整个教室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即使是最差的坏学生,也正襟危坐不声不响,脸色像被打上了一层淡淡的绿光,犹如老式恐怖片里回魂夜的鬼。

    明明还是下午,却好像连外面的天色都发生了变化,教室里略显阴暗,日光灯的光芒好像被隔绝了,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左青压低声音道:“是我的错觉吗,还是这间教室真的变了?”

    裴修点了下头,正想说话就见一个老师走了进来。

    他喊了声起立,同时站了起来准备和大家一起喊老师好。

    可是……在他喊出口令之后,却没有任何人行动——除了左青等四个不明所以的罪犯。

    整个教室里回荡着他的那声“起立”,所有学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他们五个人像呆傻的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

    五人齐齐一愣,正不知道是不是该直接坐下的时候,其他学生忽然齐刷刷的转过了头,用一种阴测测的表情看向裴修。

    就连讲台上的老师,也远远望着他,面无表情。

    左青立刻坐了下来,顺手拉了裴修一把。

    其他三人也连忙坐下,当最后一个人落座时,那些学生又齐刷刷回过头,挺直身体无声无息地望向老师。

    “有趣,”左青低声说:“像很久以前的港台恐怖片。”

    裴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头快速写了一句话递给她:“别说话了,这节课很古怪,当心出事。”

    老师翻开了课本,开始讲课。

    他用机械般的声音面无表情地说道:“请同学们翻到第三十五页,我们接着讲……”

    每一个字都像是手机里的语音助手,没有任何音调或情绪起伏。

    “这节课认真听,说不定会关系到投票。”裴修又写了一句。

    “好学生,就是指认真听讲,努力学习,听从老师吩咐,乖巧踏实,吃苦耐劳……”

    讲台上,数学老师突然说起了奇怪的话。

    他应该讲的是数学知识,可是他却在解释什么样的人才叫好学生。

    这是课本上没有的东西,其他学生却对此并无异议,一边听讲还一边做着笔记,有的人甚至在看书,仿佛那本书上真的出现了老师说的内容。

    可是他们翻开的都是数学课本。

    裴修没时间多想,立刻拿起笔开始做笔记,将老师提到的每个字都尽量写下来。

    老师用很多词汇描述了好学生该有的品质,从学习成绩到为人处事,再到心理健康和性格。

    他认为一个好学生除了学习和听话之外,还应该是外向活泼的,懂得和其他人交朋友,会扶老奶奶过马路,不早恋不说脏话,不化妆不美甲,更不能玩手机。

    说完之后,他又开始说差生。

    “坏学生成绩差,没礼貌,出口成脏惹人讨厌,欺负同学,破坏课堂纪律……”

    又是一连串长长的各种形容,与对好学生截然不同,每一句话都全是□□。

    裴修一字一字奋笔疾书,尽力跟上他说话的速度,把所有关键词全部记录下来。

    很快,老师说出最后一段:“他们就是班里的老鼠屎,是进入社会以后的流氓混混,不值得被老师给予任何关注。”

    裴修一字字记下来,刚刚写完,就猛然听见讲台上传来一声巨响。

    ——老师重重地用双手击打在了讲台上,发出“嘭”的一声,把桌面上的粉笔灰都扬了起来。

    所有学生都一起抬起了脑袋,齐齐地看着他。

    他环视一周,用阴沉森冷的声音说道:“这种垃圾蛀虫,就应该被处理掉,不能让他们给学校丢脸,更不能让他们进入社会危害一方!我们应该把所有坏学生都处理干净,一个也不要留下!”

    左青嘴角颤了颤,惊诧得不知该作何反应。

    “老师说得对!要把他们处理掉!”

    “我们不要坏学生!”

    前排的好学生们就像老师形容的那样乖巧听话,立刻大声附和起了他的话。

    中间的学生们紧接着也开始发声,最后连后排的也喊了起来。

    每个人的表情都不正常,像石头雕刻出来的一样僵硬。他们的声音也和老师一样,犹如没有感情的机械。

    忽然,教室外传来一阵响亮的“铃铃铃”声——这是下课的铃声。

    可是在左青的感觉里,这堂课明明才刚开始不久,顶多过去了十五分钟。

    但确实是下课了,因为老师合上了书本,转身在黑板上留下作业就离开了。

    作业内容:将本堂课所讲内容全部写十遍。

    老师走出教室,融入外界吵闹的声音中,从窗口看去,好像已经恢复了正常。

    但教室里还是寂静无声,没有人起身离开,甚至没人发出一点声音。

    压抑的气氛让人连呼吸都必须小心。

    直到过了大约两分钟,那些学生又像说好了似的一起转过头,看向了裴修。

    裴修恍然——投票的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