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美强惨大佬不干了[快穿] > 第45章 优伶皇子(十六)
    “你的想法很好, 只是太年轻。”

    吴家的长老之一端坐着对和巫晓接洽的吴家年轻人说,一举一动显得肃穆又庄重。

    不过吴家年轻人没有错看长老掩在袖子底下颤抖的手。

    吴家人都极信鬼神,据说是发家时走的门路有点不对, 才如此避讳, 更是代代将对鬼神的惧怕给延续了下来。

    “咳……”长老坐了一会,稳不住了, “先把驱魂香给点上……”

    想到他们先前还生出邀约季霄到吴家来的念头, 长老就不禁直打颤, 他们差点儿把个不知什么玩意儿的东西请回家来!

    一线驱魂香燃起来, 熏香萦鼻,长老才缓过气:“……接触苏家得做小心点, 要有一个错漏,我们就得跟袁家拼个鱼死网破。”

    “袁家背靠皇商,这才是他们最大的依仗。这皇商事者, 是丞相幺子, 他流着非直系的皇血, 是实打实的皇亲国戚。”

    “说到这儿……近来皇商那边好似传来一道消息,他们近些时日来将会从皇宫运送出来一批东西。”

    长老眯着眼道:“现下各地又乱起来了, 皇宫出来的东西, 指不定有哪些个不怕死的敢动歪脑筋。”

    吴家年轻人听闻此, 笑应道:“也就是一些小毛贼, 图谋更深者可不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来暴露自己。”

    “说得没错, 只有小毛贼……那这一趟皇商的运送,可能是安全度最高的一次——袁家这艘大船既已经不可靠, 我们就得早些未雨绸缪便是。

    我们吴家也有一批东西……便借这阵安全的东风运出去吧。”

    长老点点头, 打起了别的主意。

    那批东西?吴家年轻人张开了嘴, 他可知道那批东西指的是什么, 它极其珍贵,算是吴家三分之一的基业!

    它其中还包括数个人情,算得上是大族的基本其一了。

    长老凝眸道:“前几十年里都未想到会这么快启用那批东西,可现下情势实在诡谲,君不成君,妖鬼横行,大乱之世必须得找寻更加坚实的依仗才可!”

    *

    茗阁中。

    掩面的优伶也正长衣曳地,浅笑着俯视着高台下的人。

    茗阁很大一部分的人都是为了掩人耳目,但很大部分人都多少知情、且会不留余力帮着掩饰。

    茗阁收留了他们,让他们重新活得像个人,而不必在乱世中颠簸肆意遭人轻贱——他们的心向着茗阁,绝不会做出什么背叛之举。

    谢烟客现下所看着的人们,是茗阁最重要的成员的一部分。

    他们身份多样,或是乞丐,或是行商、侍从、店主、世家豢养的刺客暗子……却都在茗阁占有一席位置。

    高台下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细蕊的青花在他们身上、衣上绽放——或是绸缎上迎光显现的暗纹,眼尾点缀的花样,颈后细长、蜿蜒而下的花枝……

    有不少人来时还穿着单薄的内衫,这会叫生恶念的人图谋不轨,但在场的任何人都是目不斜视的。

    ——在这里,无论外表多柔弱的女子都可以化作冷酷嗜杀的恶鬼,用宽袖间的刀片划破割裂靠近的咽喉。

    没有人想要招惹上这样一个同僚。

    谢烟客平静道:“吴家应当已经知道他们派来的巫在那叛军首领身边折戟的事情了。”

    他的心里想到那坠在巫晓身后,和她一起看见季霄的吴家的眼线,再联系到吴家一贯的秉性一路推算而去。

    “叛军里迎来了一场新的变动,这变动叫吴家吃了瘪,他们对自己的盟友袁家产生了怀疑,才会放任他们的‘巫’接近袁家掌控下的傀儡。”

    “……”

    “若未料错,吴家已经在找寻新的后路、盟友了,他们最为可能的求助和收买对象是和他们有姻亲关系的石家。”

    “两家相距较远,那表达结盟意图的礼物就需得经过运送——”谢烟客眼睫轻扫,随心且悠然,修长指尖抵在衣角,声音轻缓吐露,

    “那最好的运送队伍,就是皇商,因为他们恰巧也会在近日运送一批东西出宫。”

    谢烟客轻描淡写道:“我们的目的,是劫走从宫中运来的那一部分东西,留下吴家的……并将其公之于众。”

    高台下不少人都露出了疑惑、震惊的神情。

    并非所有人都知晓谢烟客的皇子身份,原身季朝月向来将自己构造成一个缥缈的影子,神秘、难测,远比直接暴露身份来得更易掌控人心。

    他深谙其道,算是一个天生的谋划者——

    若不是季霄有那种超乎常人想象的系统栖身,以原身季朝月的手段,能轻易叫这殷尧朝改朝换代。

    台下有一人在官府中打通了上下脉络,也没收到半分这消息的影子,所以满怀疑窦问:

    “您是如何知晓……宫中会有一批东西运出,会交由皇商运送?

    季霄把大臣得罪透了,他也就能勉强使唤得动算是和他留有一家血脉的丞相幼子了。

    不过眼前人想要的回答嘛……

    青衣的优伶轻声道:“那自是因为,袁家所知的消息是我放出来的。”

    “至于我为何为知晓?”

    谢烟客抬了眼,将手边展开的漆扇,就在知情的手下以为他要暴露自己身份,屏住呼吸时,他悠然抛出一句来——

    “宫中要运出来的那批东西,是要送给我们茗阁的,皇帝要送我们一座华美的戏楼。”

    这不亚于一道惊雷!甚至比谢烟客暴露自己身份,还要来得让人震撼!

    所有人都呆木当场,各有各的震撼。

    知悉谢烟客身份的下属:“?!”

    殿下不是和皇帝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吗?他是怎么做到的!

    下属惊讶得神色都扭曲了。

    不知情的人:“!!”

    好端端的,皇帝为什么要给他们茗阁送东西?就算他们茗阁实际上不是什么烟花之地,可对外的掩饰身份就是青楼啊!

    有不明谢烟客性别的茗阁的人更是又多看了青衣的优伶数眼。

    他们认为,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皇帝迷上了他们的大人……!

    要送一整座奢美的戏楼啊——!而对外,这位表现出来的身份也不过是被常人认为是贱业的优伶。这样都能,大人厉害!

    他们不由自主地偷瞄谢烟客,就算是知悉他性别的人,也不禁轻吸一口气,再度因那一瞥而惊艳。

    最独特的,不是谢烟客此刻上了妆清丽的容貌,而是他一瞥一睨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质。

    是流云,是浅溪,轻逸澄澈,又染一抹恰到好处的矜贵。

    他仿佛处于云端,而他们在云下仰望。

    于是,这林慕春预言的“祸国妖姬”还未传出时,在茗阁里竟早已有人绘声绘色描述起来。

    *

    吴家殊不知他们早已被一双洞察的眼算入要设下的大网内。

    只是转息间,就到了“太子”下葬的时间。

    “太子”下葬之日,大臣官员以及谢烟客皆着白色丧服,可唯独季霄依旧着明黄皇袍,面上甚至带着诡异笑意,有十二三四东厂鹰犬紧随在他身后,对大臣们成夹击之势。

    “三皇子因病无法到场。”一个太监上前,冷冰冰地说,面上冷漠得就像敷了一层白. 粉。

    他的态度也间接表现了皇帝季霄的态度。

    但大臣们压抑住心中涌动的愤怒,让自己沉浸在无声的对逝世太子的悲戚中。

    一切按照流程进行,季霄只是冷冷看着,半分没再提将太子降级之事,仿佛已然默许了此事。

    然后,便到了封棺这一步骤——

    诸臣静默、哀恸目视着“太子”遗体躺在棺中,沉重的棺盖将被合上。

    可突然!将要合上的棺盖没有合上,它突然往下砸落,发出沉重的巨响声,这近距离的震响几乎震破诸臣的耳膜!

    那负责封棺的两人,也在同时发出了惊恐的惨叫声!

    群臣面露骇然之色,封棺时棺盖砸落,这可是不详大忌,但还未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就有东厂的太监扯着尖利的嗓子高声道:

    “棺盖砸落,当是钱财不足,不够归于地府!”

    季霄此刻面色阴冷如鬼魅,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分扭曲的笑意:“诸位爱卿,吾儿难以长眠,为了让他安寝,你们是否该——做些什么?”

    他身后剩余的东厂人恰时上前一步,走到臣子们身边。

    太监指向性这么明确的一番话说出来,再加之季霄毫不掩饰的反应、封棺人并不高明的掩饰……

    诸臣哪里能够不知,这是季霄故意设下的局!他在明摆着向他们讨要钱财!

    如果他们没有给够,季霄就是要今日……让太子无法长眠!

    他要让他不能安息、不能回归地府,让太子不能投胎转世,要让他魂飞魄散啊!!

    这样的皇帝……这样的皇帝,他与恶鬼有何差异!

    “我等……知晓了。”

    断续有臣子,咬牙切齿如此说来,季霄看着他们充血的双眼就欲要捧腹大笑,却未曾想见臣子们眼底一片彻骨的寒凉之意。

    先前,他们还保有着想要逼迫皇帝摆脱现有的荒唐的打算,那现在在皇帝以让太子安息为由逼迫他们交付钱财,要让死者无法安眠时……

    这一刻,他们彻底放弃了皇帝!

    当京中友人旁敲侧击提及皇位一事、当官场同僚断续,小心提及叫二皇子登上皇位时生出的一点被触动的念头和心思,在这一刻借着这股冷风疯狂地烧了起来!

    诸臣重新动起了将二皇子扶持为皇的心思!

    就算二皇子流落青楼,染了污点,说出去叫人贻笑大方,那又怎样?

    也总比残害亲子,欲让死者无法长眠、蔑视鬼神的灭国皇帝来得好听!

    这心思一动,便如燎原之火无法停歇,有人在瞬息间就下了决断:“把太子逝世更加详尽的经过、那些细节,包括今日发生的所有事全部放出去!”

    “皇帝……看看我们谁先逼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