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格党 > > 女主的千层马甲[综英美] > 第32章 032
    哥谭地下, 某座蝙蝠洞分洞内。

    电脑屏幕散发的濛濛微光照亮了蝙蝠侠神情严肃的脸。

    “已经查出来了?真快啊。”康斯坦丁打着哈欠游荡过来,俯下|身单手撑着桌子,看向屏幕中央打开的文档。

    “《福利院爆发诡异恶性|事件, 死伤无数, 据专家称很可能是恶灵作祟》”他用抑扬顿挫的语气念道,“嚯, 听上去像小报纸为了蹭流量瞎写的。”

    确实, 蝙蝠侠默默地想, 因为情节过于离奇, 通篇充满了胡编乱造的臆想,这篇报道并没有被正规报社的主编采纳, 只能发表在娱乐小报上。

    蝙蝠侠叉掉文档,点开另一张图片。

    《哥谭日报》的扫描件,出版时间是1995年7月13日, 板块是社会要闻。

    二十六年前的老报纸也能找到, 真不容易。

    “《关爱儿童心理健康, 不要让悲剧再度重演》,这个看起来正常了许多。”康斯坦丁一目十行地浏览着。

    里面的内容简单概括, 是一家名叫“星星之家”的福利院里, 有个孩子因为长期没有被领养, 逐渐产生了心理问题, 最终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独自登上楼顶跳楼自杀。

    作者以此事件作为切入点,剩下的内容全在分析儿童的心理问题。

    “所以那地方以前有座福利院?”康斯坦丁摸着下巴沉思, “死伤无数和只死了一个, 这区别有点大啊。再让我看看那个‘死伤无数’。”

    干他们这行的, 深知有时候胡言乱语未必是假。

    蝙蝠侠把资料打包发了一份给康斯坦丁, 随后他站起身,大踏步地朝外走去。

    “哎你去哪儿?”康斯坦丁赶紧跑跟上去。

    蝙蝠侠:“去见可能知道内情的人。”

    康斯坦丁怪叫起来:“你到底还瞒了多少?铁皮罐子要是还在这儿,肯定得跟你打起来。”

    蝙蝠侠:“他不在。”

    被动等待从来都不是托尼的风格,他带着奇异博士跟蝙蝠侠兵分两路了。

    “啧啧,你太坏了。”康斯坦丁感慨道,“同样都很坏,为什么被嫌弃的总是我?”

    “那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蝙蝠侠平静地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但很快康斯坦丁就意识到自己被蝙蝠侠骗了——

    哥谭市钻石区,某家高档珠宝店。

    店外聚满了激动围观的路人,和闻讯赶来的记者、博主们,人数还在不断地增加;

    店内倒是安静,今日有贵客光临,经理在接到指示后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只为一人服务。

    但在哥谭这座城市里,是不可能有人拒绝布鲁斯·韦恩的。

    休闲西装很好地勾勒出了挺拔的身材,布鲁斯俯下|身单手拄着桌面,侧过脸仰视着身旁金发碧眼、面容姣好的女士,湛蓝如海的眼眸轻轻一眨,眼波流转,令人怦然心动。

    他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好久不见,露西娅。”

    ###

    从孩子们身上吸来的雾气充斥着强烈的负面情绪。

    悲痛、愤怒、恐惧、绝望、杀意等乱七八糟地掺和在一起,一股脑儿涌入,海啸般冲刷着源纯的意志。

    她花了一点精力稳定住心神,建立起坚固的精神屏障,将自己当成无情的转换机器,只提炼力量,绝不为情感所动摇。

    跟昨晚的雾不一样,源纯想,昨晚的雾只蕴含了高浓度能量,并没有被负面情绪污染。

    是跟这些孩子们的状态有关系吗?

    估摸着差不多了,源纯挥手放出天之锁。数根银白色锁链从小姑娘的头顶钻过,交错着扎入地板与天花板顶端,编织成一张封锁走廊的结实的网,阻拦住失控人群追逐的脚步。

    小姑娘差点儿撞进源纯怀里,先是惊恐地大叫,随后定睛一看,抱着小熊微微松了口气,“你身上没有那种雾,太好了……”

    “什么雾?”彼得疑惑地问。

    “控制他们关节的丝线,”源纯解释,“你看不到?”

    细密的雾气像木偶的提线,缠绕在每个失去理智之人的身上,牵引操控着他们做出普通人类绝对无法独立完成的扭曲姿势。

    源纯有理由相信,这些人的关节已经彻底断掉了,即使他们能恢复正常,也会落下终身残疾的病痛。

    “什么丝线?”彼得更加疑惑了。

    “你能看到?”小姑娘惊讶地望着源纯。

    “所以我才是特殊的?”源纯轻声说,“你们都看不到。”

    达米安没表态,高中生们交换着不安的眼神,彼得分析道:“肯定是因为我们不会魔法,所以才看不到!”

    “不管了,先离开这里。”源纯抱起小姑娘,“你知道哪儿安全吗?”

    小姑娘打了个寒噤,用力摇头:“不、不要去院子里,外面都是……”

    “外面怎么了?”源纯温和地询问。

    小姑娘看向天之锁,害怕地瑟缩了一下,往源纯的怀里拱了拱。

    异化的怪物们失去了理智,只知道攻击一切阻拦在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尽管天之锁散发的濛濛微光会灼烧皮肤,电击身躯,甚至鞭笞灵魂,但他们仍义无反顾,前赴后继地扑上来,疯子似的用双手拉扯,用牙齿啃咬,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外面都是这些东西。”源纯瞬间了然。

    但异变是在何时何地,因何产生的呢?

    就在源纯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达米安突然拔刀,对着左侧走廊的深处威胁道:“滚出来!”

    翻涌的雾气滚滚而来,丹尼尔于黑暗中现身,他看向小姑娘,昨夜还清澈的眼眸此刻已被浑浊填满。

    “露西娅……”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充满了怨气,“你看到了……你没有救我……”

    “对、对不起!”露西娅害怕地蜷缩成一团,双手抱紧自己,崩溃道,“我跟玛丽夫人说了!但是他们都不相信!没人相信!我还被关了禁闭!”

    原来地牢里的文字是你刻的,而你就是玛丽夫人最喜欢的孩子露西娅。

    源纯边想边安抚地拍了拍露西娅的后背,“你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我被魔鬼吸食……”丹尼尔被黑色雾气簇拥着靠近,他发出桀桀的笑声,恶意显露无疑。

    “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它抓住我,把我从桌子下拖出来,双手扒开我的脑子……”

    “别说了,”露西娅痛苦地摇着头,“对不起……”

    “用指甲挖一点,塞进嘴里,就像吃冰激淋,一定很美味……”

    “之后的每一晚,它都会来找我!每一晚!”

    “我明明已经乖乖睡觉了,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泪水从小姑娘翠如宝石的眼睛里流淌出来,沿着脸颊柔和的弧线不断坠落。她哭得直打嗝,不断地重复着“对不起”。

    源纯把露西娅的脸按进自己的怀中,捂住她的耳朵。她抱着女孩子的动作是如此的温柔,看向丹尼尔的眼神则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你的死亡,不是她的错。”沉默片刻,源纯轻声道,“她没有从魔鬼手中救下你的能力,她已经尽力了。”

    “尽力?哈哈哈哈!”丹尼尔哈哈大笑,表情扭曲如厉鬼,“那我会给你们一个舒服的死法!在永恒的噩梦中长眠吧——”

    黑雾溃散,像海啸时奔涌的浪潮,沿着墙壁和天花板席卷而来。

    源纯打了个响指,天之锁再度分化延长,飞过来拦在前方。

    虽然暂时是安全的,但前有黑雾,后有丧尸,他们被困在走廊里了。

    蜘蛛感应发出急促的哔哔声,彼得背靠在墙壁上,警惕地盯着左右前端,“我们往哪儿走?”

    院子里是不能去了,其他房间也没好多少,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昨晚那种会凿墙的动物在游荡。

    “哪儿也不去,干掉他。”达米安眼中没有丝毫惧色,反而被激发出了战意。

    黑化的丹尼尔一看就充满了关底boss的气质,干掉他十有八|九就能离开福利院了。

    源纯把露西娅交给杰森,她垂下手臂,天之锁感应到御主的心情,尖端探过来,缠上她的手腕。

    “我进攻的时候天之锁的防御会解除。”源纯提醒道。

    达米安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他转身往后走,与源纯错身而过,轻描淡写地说:“小事一桩。”

    其他人跟着达米安后退,腾出空地。

    杰森把露西娅交给彼得,他抽出大种姓之刃,双刀交叉挡在身前,刀刃上炽热的火焰安静地燃烧。

    彼得跟露西娅面面相觑,片刻后满脸泪痕的小姑娘抽噎着说:“谢谢哥哥,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走。”

    “我会保护你的。”彼得摸了摸露西娅柔软的金发。

    源纯向着前方抬起手臂,开始倒数——

    “三。”

    雪白的电光在锁链间自由跳跃,发出清脆的噼啪声。

    滔天的黑气分出一部分,聚拢成长满触|手的扭曲怪物,触|手劈开办公室的门,蠕动着滑进屋里,奋力拍打墙壁。

    “二。”

    狂暴的魔放几乎凝聚成实体,深红的暗影在源纯周围隐隐浮动,空气的流转开始变得粘稠而缓慢。

    丹尼尔似乎终于感觉到了恐惧,不管他释放出多少黑雾,都会被源纯面不改色的照单全收,转化为她可以使用的力量。

    但这怎么可能?

    再强悍的人也有极限,就像容器有最大储存值一样。杯子无论怎么努力,也装不下满满一浴缸的水;奔腾的河流再湍急,也吞不下风浪滔天的海洋。

    唯一的解释是,她的上限比我高。

    “一。”

    封锁走廊的锁链一齐撤开,黑气和□□|控的孩子们扑了上来。

    大种姓之刃与太刀齐出,交错的道光补上了防线的空缺。

    源纯口中吐出常人难以理解的古奥语言,她背后隐约浮现飘浮的人形,那人展开双臂,做出将她抱入怀中的姿势。

    灿烂的辉光灌进锁链中,汇聚成一只硕大的金色楔子,楔子先是不断升高,一口气穿透了整座楼,紧接着在坍塌中下坠,准确地将触|手怪物和妄图逃跑的丹尼尔一同钉死在地上。

    凄惨的尖叫声响彻整座福利院,黑雾失去了操控之人,开始到处乱窜,被控制的孩子们也纷纷倒在地上,依次消散。

    独立空间剧烈地震颤起来,四面八方不断响起玻璃破碎般的“咔嚓”声。

    “这里要塌了吗?”伊丽莎白紧紧抓着莎拉的手臂,恐惧地注视着斜前方——她看到空气中出现了可怖的裂痕,而且痕迹还在不断地蔓延。

    天之锁散开无数锁链,在大家周围撑起一块立体的安全区域。

    “塌完就能回去了。”源纯已经清晰地感知到了空间裂缝正在不断扩大,温暖的阳光透进来,哥谭市灵脉无比熟悉的气息若有若无地萦绕着。

    “露西娅?”彼得闷闷的声音响起,“你……”

    大家纷纷看过去。

    露西娅的身体正变得透明,她的表情没有恐惧,只有平静。

    她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看着大家,直至完全消散。

    “走吧。”源纯轻声说。

    下一秒变故突生,整片天空陷入彻底的黑暗,只剩下天之锁的光芒静静地闪烁。

    强大的威压降临,迫得人喘不过气。乱窜的黑雾终于找到了主人,纷纷朝着前方汇聚,形成一个披着斗篷的巨大人形。

    “%#*^……”斗篷发出言语扭曲的沙哑笑声,它一字一顿道,“殿下,您终于归来了……”

    没人搭理斗篷,普通高中生们是吓傻了没反应过来,杰森、达米安和彼得则是警惕陌生人搭话。

    源纯皱眉打量着那玩意儿片刻,迟疑地指了指自己:“你叫我?”

    “看来殿下仍未彻底觉醒……”

    “停!”源纯抬起手比了个暂停的姿势,瞬间警觉起来,“谁是你殿下?你哪儿的人啊,随随便便就叫我殿下?”

    大秦还是罗马?乌鲁克还是卡美洛?古印度还是古埃及?

    都不是你叨叨什么!走开走开,跟你不熟!

    斗篷似乎被噎了一下,雾气翻涌的幅度都变小了。

    “别随便攀亲戚,”源纯超凶地警告道,“我爹已经够多了,你是什么玩意儿,也敢来占我的便宜!”